投稿信箱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站首页

政务之窗
走进黄委规划计划政务信息政策法规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报
新闻资讯
黄河要闻局院信息基层动态水事纵览流域瞭望热点专题网上展厅媒体关注纪实特写
在线服务
服务指南表格下载许可决定在线申报水情水质引黄供水实用工具
互动平台
政务咨询投诉举报黄河访谈民意征集建议评论邮箱电话解疑释惑
黄河文化
文化传真文学天地艺术博览大河胜迹历史走廊民风民俗文体协会
黄河一览
黄河概况流域地图枢纽工程黄河记事黄河问答引黄灌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纪实特写 > 正文

大坝“补牙”记

——探访三门峡枢纽三号深孔大修工程

文 图/刘畅

  1月15日清晨,当久未谋面的阳光,穿透了层层雾霾的阻隔,奔向横跨黄河的三门峡大坝时,坝顶早已一片繁忙。

  “哔哔哔……”

  巍然耸立在坝顶的门机缓缓向我驶来,戴着“水电公司”字样安全帽的工人一边招呼我“往后退,小心撞到”,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吊绳,指挥着门机的移动。

  这里就是三门峡枢纽三号深孔大修的项目现场。承担本次深孔大修任务的是明珠集团水电分公司坝区项目部。

  项目部经理陈友谊告诉我:“深孔和底孔的健康运行对于大坝防汛安全有着重要意义。”2018年汛期,三门峡大坝迎战了1984年以来汛期来水量最大、历时最长的洪水过程。为了确保防汛安全,三门峡大坝严格执行调度指令,仅汛期就启闭深孔、底孔和两条隧洞闸门配合泄洪1077次。

  “如果把大坝比作一张巨嘴的话,这些工作闸门就像是嘴里的牙齿。对牙齿来说,有一个咬合良好的说法。对大坝来说也一样,只有孔洞和工作门密封紧密才能蓄得上水。”陈友谊指着坝前不断荡起阵阵涟漪的导流孔对我说道,“你看那儿,‘牙齿’坏了,轻则会不断漏水,严重了甚至会导致工作闸门无法正常启闭,将严重影响防汛安全。我们就是负责在下次汛期到来前把这些‘牙’补好。”

  据了解,维修工作不仅必须赶在防汛前完成,还要给防汛准备和检查留足时间,从项目开始到完工,留给项目部的时间不足200天!

  说罢,陈友谊招招手示意我跟上,带着我沿着坝体一侧呈“之”字形的楼梯,盘旋而下。

  向下望去,我才发现,距离冰面不远的平台上,有一个个鲜艳如火的红点,在一扇斜趴在坝体上的巨门之间来回跳动。

  看出我眼里的好奇,陈友谊顺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粉笔,一边在墙上画一边向我解释起来:“你看这儿,经过‘把脉问诊’,我们确定了漏水是因为工作闸门门楣、轨道、止水板、底槛等金属结构气蚀严重,且水封老化、多处损坏。工作闸门落在坝体内的门槽里,我们必须先用检修门封闭住检修口,把水挡在外面,才能进行后续检修,现在就是在做放置检修门的准备工作。”

  随后他带我来到一处平台上,指着一扇横躺在地上、锈迹斑斑的巨大金属物体告诉我,这是他们刚取出的一扇工作门,正等着维修。因为现在天太冷了,白天气温最高的时候,也只有零下3摄氏度,闸门喷镀后锌层与闸门基体结合强度达不到技术要求,必须要等到气温达到20摄氏度以上了才能对闸门进行防腐处理。闸门经过防腐处理后,才能再进行更换顶水封、侧水封、底水封、滑块等几项工作。

  他接着说:“这次任务十分重,三号深孔、六号底孔和挑流鼻坎都亟待修复。工作闸门的修复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工作人员要坐吊笼对门楣、方轨、底坎、不锈钢面、气蚀部分进行补焊打磨,底孔底槛距坝顶有70米深,每次修复时,工人都要下到门槽下面一点一点进行补焊喷锡。”他的话音中透着几分焦虑。

  为了把工期往前赶,项目部全体成员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

  项目部副经理雷建中感动地说:“项目部的师傅干活从来没有怨言,他们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就在前几天,闸门解体吊出,拆检油缸时,天公不作美,工地飘起了雪花,原计划当天下午7点就能结束全部工作,却由于气温影响,直到夜幕降临,还有近半液压油停留在油缸内,来不及抽出过滤,而此时的坝顶已经是寒风刺骨。

修理油压系统

  雷建中回忆说:“那晚真是太冷了,哪怕穿两层棉服,寒气也一个劲顺着脚底往上蹿,我都有些坚持不住,准备招呼大家停工,第二天天亮了再继续干。可没成想,班里师傅们坚持要干完再走。”

  “每一次起吊,都涉及不少安全环节,我们冷点无所谓,一定要保证安全,更不能影响第二天的施工进度。”王伟随老师傅腼腆地说。那天晚上,没有一个人懈怠,过滤速度慢,大家就耐心等,天太冷,大家就使劲跺跺脚、原地跳一跳来取暖,直到第二天凌晨太阳将出之际,将5吨油尽数抽出后,大家才返回宿舍休息,8时又准时出现在坝顶,开始了新的工作。

  陈友谊告诉我,2018年坝区项目部的任务很艰巨,从年初到现在拦污栅更新改造、高抗冲混凝土试验、机组门槽检修、清污船维修等一项工作挨着一项,项目部成员更是全年无休。

  他翻出随身携带的本子,向我展示起来,每个人的名字后面都有一串密密麻麻的标记。“大家基本上都攒了四五十个存工了,但是从来没人主动要求休息过。”陈友谊说。

  我带着敬意,继续向下走,跳动的“火花”逐渐在眼前放大,忽然几顶混杂在红点中的黑皮帽引起了我的注意,“师傅,你戴这皮帽子安全么?”我拉住一位师傅询问道。

  卫艳杰师傅,拍了两下皮帽子,然后笑吟吟地说:“你听,我这帽子也是安全帽,不但安全还保暖。”他搓搓手,呵口气继续说,“这坝头温度比市里要低,有风的话咱这坝前工作面将近零下10摄氏度,活一干就是三四个小时,不戴帽子,耳朵都得冻掉喽!”

  话音未落,卫师傅却麻利地脱下身上的外套,套上工作服和安全绳,就朝一米多高的检修门上爬去,在我目瞪口呆中,他继续说道:“虽然冷,但是干活穿太厚了不行,连胳膊都伸不开,影响施工……”

  迎着寒风,面对冰河,突然,我的心烫了起来,双眼也烫了起来……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2日 责任编辑:范江涛  来源:
网站简介 |  网站大事记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1-2011 YRCC.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 14028857号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承办: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信息中心

黄委总机:0371-66020114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1号 邮编:450004 黄河网站电话:0371-66023875 66023838 66023861
投稿信箱:hhw@yrcc.gov.cn QQ:1029849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