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站首页

政务之窗
走进黄委规划计划政务信息政策法规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报
新闻资讯
黄河要闻局院信息基层动态水事纵览流域瞭望热点专题网上展厅媒体关注纪实特写
在线服务
服务指南表格下载许可决定在线申报水情信息引黄供水实用工具
互动平台
政务咨询投诉举报黄河访谈民意征集建议评论邮箱电话政策解读
黄河文化
文化传真文学天地艺术博览大河胜迹历史走廊民风民俗文体协会
黄河一览
黄河概况流域地图枢纽工程黄河记事黄河问答引黄灌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 正文

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泡桐花香+青草香=他心里黄河的味道,你心里黄河的味道呢?

  中国之声特别策划《黄河人家》,讲述沿岸人民与母亲河相依相守的故事,记录他们在时代变迁中,与黄河的和谐共生。请听第八篇——《岁岁安澜的河》。

 

  黄河河南段,西起灵宝,东至台前,河道全长711公里。 

  黄河之险,险在河南。河南地处黄河“豆腐腰”段,河道宽浅散乱,河势游荡多变,历史上三分之二的决口发生在这里。 

  黄河流至郑州桃花峪,山地与平原在此分野,黄河摆脱最后一处山地的束缚进入下游河段,流速变缓,泥沙长期堆积,下游河床高出两岸河堤之外,形成“地上悬河”。

 

开封悬河示意图(黄河博物馆供图) 

  开封,因河兴起,多次被冲毁,又就地重建,开封的地下深埋着历次被黄河水患淹没的六座城池。从没有一座城像开封这样,与黄河生死相依。 

  “电话响铃三声内必须接,20分钟内就要赶到抢护现场”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黄河经历了一轮又一轮洪水的考验。7月下旬到8月上旬,黄河防汛的关键期,也是张飞一年里最忙的时候。离家不到一公里,他半个月没进家门。

 

张飞在黑岗口险工和队员们防汛  

  张飞:夏季、秋季,是以伏秋大汛为主,防洪、抢险、巡查为主,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去,哪怕晚上一两点,电话响铃三声内必须接,20分钟内就要赶到抢护现场。 

  张飞是开封黄河河务局的修防工,忙碌的空当,他偶尔能在大堤上看到舅舅阎庆彦的身影,或疾步快行,或远远眺望。阎庆彦是河务局的退休职工,十几年来,他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大堤上走一圈,沿着防汛路,从柳园口走到黑岗口。

 

张飞(左一)和队员们在黑岗口险工

  阎庆彦:七八九三个月的时候,我基本上每天都到工地,这几道坝都是我盖的…… 

  张飞:一代治黄人的时候,纯粹是靠肩扛手挑,二代是刚刚有了设备但性能达不到,现在我们这个先进化的设备。现在我们有先进化的设备,8个人配合机械设备,基本上能达到他们百人的工作效率。 

  开封城就坐落在黄河的一段河岸上,城北是一堤之隔的滔滔大河,东西南三面是开阔的豫东平原。这条家门前“悬”在头顶的大河冬天凛冽、夏天火热,时而温柔、时而暴虐。 

  土生土长在黄河岸边,要把治黄的接力棒传下去 

  阎庆彦1946年出生,这一年,解放区黄河水利委员会成立,拉开了人民治黄的序幕。他的父亲阎家桂加入了治黄队伍,一手拿枪、一手修堤。治理黄河的经历,老人骄傲了一辈子,也给家里的孩子念叨了一辈子。

 

一代“治黄人”阎家桂的工作证(受访者供图)

  阎庆彦:老父亲最后临终的时候还交代,治黄事业要像接力棒一样,传好传下去,黄河之水生生不息,能在一线,这就是一种福分。 

  1978年,本在开封钢铁厂做工人的阎庆彦给组织写了一封申请信,最后一句写道:我请求把我派到黄河一线去,我要守着她、建设她。

遥望着花园口的“镇河铁犀”

  阎庆彦:为治黄事业做贡献,参加治黄队伍,这是我的一个梦想。1978年经过我不懈的努力,组织上再三考虑,把我接收了。我可到治黄第一线了,心里很高兴。 

  1982年,在父亲曾经跟黄河“过招”的地方——黑岗口险工,阎庆彦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超标洪水。    

  阎庆彦:当时我是一线工程队的,15,300的水位(立方米每秒洪水),比1958年的22,300(立方米每秒洪水)还要高。开封这一段就是有名的悬河,黄河一望无边,河槽基本拉满,险情由柳园口发展到黑岗口险工,一个多月,我离家10多里地,没有回来过。

 

黄河人家(一排右一童年张飞,二排右二姥爷阎家桂,三排中一舅舅阎庆彦)

  阎庆彦说,他的父亲是黄河一代,他和妹妹是黄河二代,妹妹的儿子张飞是黄河三代。 

  姥爷的荣光、舅舅的骄傲,都成了黄河的传奇故事。张飞自小耳濡目染,黄河在他心里自有千钧重量。22岁那年,脱下军装,张飞回到了他最熟悉的黄河边。但不成想,一心想要上一线的张飞,却得了个办公室的差事。

 

张飞(右)与舅舅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张飞:每次上堤,我说我想在黄河上干什么?这不是我想要的。工作了5年之后,我就把我的事业编制给辞了,我来企业了。家里那肯定是有点想法的,但是我给我舅舅说了,我说我想像您那样在一线看着她、守着她。 

  就在张飞辞了铁饭碗走上治理黄河一线的这一年,舅舅阎庆彦退休了。退休的第一个月,他就把户口从城市转回了故乡,说是落叶归根,但张飞知道,舅舅和自己的想法一样,要离那条大河近一些、再近一些。    

  张飞:俗话说外甥似舅,当时我舅舅跟我讲过一句话,他说我的父母埋在这里,我守着黄河边就像守着我的父母、守着我的祖辈。这是我们黄河人一种土生土长的思想情感。就像我们开封城一样,被冲了那么多次,但是我们开封的人民还是选择在原地再重建。

 

河南郑州花园口取到的黄河水样 

  最近,张飞总被儿子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家门口的黄河跟课本古诗里的不一样? 

  黄河的美丽是一代代人的努力 

  今天,在开封看黄河,但见大堤如一条白色的带子蜿蜒伸展,堤内控导工程如雁阵排列,拱卫着大堤,固若金汤。黄河好像已经不再是她曾经的样子。

 

今日的河南桃花峪黄河桥(河南河务局于澜、祖士保供图)    

  张飞:我们的治黄理念一直在发展,从上游有龙羊峡、刘家峡大型的水库,到中游有三门峡、小浪底水库,我们现在整个防务体系是“上拦下排,两岸分滞”。我是没有经历过上万洪水洗礼的,有的人说没有经历过大险情的治黄人,不算一个合格的治黄人,但我情愿是我们天天默默无闻。 

  人民治黄70多年来,下游先后4次加高培厚的大堤,土方量相当于建造了13座万里长城,靠着日趋完善的防洪工程体系,如猛兽的洪水被锁进了牢笼。

俯瞰“悬河”(河南河务局于澜、祖士保供图)    

  张飞:我姥爷那个时候,白手起家,一边要抓防汛,一方面要加要抓生产;我舅舅78年参加工作,改革开放的年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我这一代是新时代,也是幸福的一代。人民治黄以来,黄河70年岁岁安澜,不绝口,这是整个历史上首次。 

  今年3月开始,张飞的工程队有了新任务——建设开封沿黄生态廊道。沿着祖辈们筑成的千里大堤,一条绿色的生态景观大道正在铺就。

如雁阵般排列的控导工程(河南河务局于澜、祖士保供图)    

  张飞:首先改变的是我们沿岸沿黄村庄村民,黑岗口生态修复工程天翻地覆的变化。你像野生的鸟类增多了,绿植面积变大了。我想要的黄河,它是岸绿景美的黄河,它是岁岁安澜的黄河。 

  张飞的儿子今年12岁,问他最喜欢的地方,答案是爸爸工作的大堤,那是他的乐园。    

  张飞:我儿子写了篇作文,今年前一段儿写的,我看了特别感动,《我要当第四代治黄人》。 

  张恒源(张飞的儿子):我想过,当我成为了一名守黄人后,我会将我的精力全部奉献给黄河,将黄河治理好发展好,让它成为一条造福人民的幸福河。我坚信总有一天我的心愿会成为一棵参天大树,结出累累硕果。

 

  记者手记 

  我是记者杨宁。采访最后,我问张飞,在黄河上你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他没回答,抬抬下巴,指了指大堤淤背区里的树丛。25公里的大堤防汛路两侧,16万棵树苗是今年春天张飞和队员们亲手栽下,其间最多的品种是泡桐。 

  上世纪60年代,在黄河边的兰考,为防风治沙,焦裕禄亲手种下大量泡桐树,被百姓称做“焦桐”。就在几天前,张飞听到,黄河滩区的村子里,有人把泡桐叫做“福桐”。

 

今年春天 张飞和队员们新栽种的树

  每次带儿子上大堤,儿子都会指着一大片绿色问:爸爸,这棵也是你种的么? 

  这些树苗参天的时候,也许张飞已经退休,也许他的儿子已经走上了治黄一线。张飞说,想想这都是个有香味的场景。香的?我反问。张飞回答,泡桐花的香味混着扑鼻的青草香,那是他心里黄河的味道。

防汛路两侧郁郁葱葱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6日 责任编辑:云琦  来源:
网站简介 |  网站大事记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1-2011 YRCC.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 14028857号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承办: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信息中心

--> 黄委总机:0371-66020114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1号 邮编:450004 黄河网站电话:0371-66023875 66023838 66023861
投稿信箱:hhw@yrcc.gov.cn QQ:1029849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