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站首页

政务之窗
走进黄委规划计划政务信息政策法规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报
新闻资讯
黄河要闻局院信息基层动态水事纵览流域瞭望热点专题网上展厅媒体关注纪实特写
在线服务
办事指南表格下载行政许可在线申报水情水质引黄供水实用工具
互动平台
政务咨询投诉举报黄河访谈民意征集建议评论邮箱电话政策解读
黄河文化
文化传真文学天地艺术博览大河胜迹历史走廊民风民俗文体协会
黄河一览
黄河概况流域地图枢纽工程黄河记事黄河问答引黄灌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河万里行 > 正文

高原上的“塞北江南”已两千多岁

科技日报记者 乔地 黄河报记者 蒲飞

  一直以为,说宁夏是“塞北江南”不过是一种美誉。而美誉往往含了不少过誉的成分。

  12日中午,我们从银川河东机场直奔50多千米来到青铜峡,看了宁夏水利博览馆、宁夏黄河古灌区,以及秦渠、唐徕渠、汉惠渠、大清渠,看了在贺兰山太阳余晖下闪着金光的一望无际的吴忠市黄河湿地,我们便不能不震撼。

 

  宁夏是一个奇特的所在。在内蒙古高原广袤的沙漠之间,奔腾咆哮的黄河流出青藏高原大峡谷300多千米后,在贺兰山下一下子温顺了许多,竟形成一个狭长的平原,成为黄河流域上游的第一个大平原。次日去黑山峡的路上,沿着66号公路行进,与黄河水平行,我一直在看公路两边几乎寸草不生的黑石山。回眸之间,一片狭长的黄土地就在公路的旁边延伸,在这连绵不绝、没有植被的黑石山下,有这样一片充满希望的黄土地,我惊喜得差点叫出声来,宁夏水利厅陪同的同志却说:“这是黄河!”它温顺得就像一片黄土地,连一点微澜和起伏都没有。就那么静静地没有任何声息地淌着,甚至连它的流淌,也不易察觉,以至于我时常分不清它是向哪个方向流。而在30多千米之外,它滋润的那片平原,与江南的“鱼米之乡”不同,这里海拔在1100米~1200米之间。

  仅仅因为一个大平原,说这样的地方就是“塞北江南”,当然还非常牵强。尤其是它的年降雨量只有180毫米~220毫米之间,而蒸发量却高达1100毫米~1550毫米,要成为“鱼米之乡”简直无法想象。

  问题的破解,得益于密布这片平原之上的星罗棋布的灌渠,给农业提供了充沛的水源。最早的灌渠当属秦渠,至今仍然在发挥着作用。公元前215年,秦朝大将军蒙恬帅30万大军北击匈奴,将匈奴赶至漠北,攻取河南地(今宁夏平原及内蒙古河套地区)之后,首先为解决军需问题,便开始了开荒种田,宁夏平原就拉开灌溉农业文明的序幕。彼时,沿河置44县,迁数万人到此垦殖戍边。史料记载,大规模修建灌渠,始于汉武帝时期。在公元前115年,汉武帝移民10多万人到河套地区屯田修渠,灌溉土地50多万亩,有52个杭州西湖那么大。此后历朝励精图治,宁夏平原富庶繁荣。许多有名的历史人物,都在修建宁夏引黄古灌渠中青史留名。比如北魏的刁雍,明代的王文辉、张九德,清代的王全臣、通智、钮廷彩等。仅看渠名也能让后人记得,如秦渠、汉渠、唐徕渠、光禄渠、尚书渠、御史渠等。最出乎我们预料之外的是元代的郭守敬,过去只知道他是著名的天文学家、数学家,真还不知道他在水利工程上也是了不起的专家。1264年,他作为元世祖忽必烈中央政府的副河渠使,随中书左丞张文谦“行省西夏”。郭守敬到宁夏后的一项主要工作,就是“兴复滨河诸渠”,共修复疏浚了12条主干渠、68条支渠,使9万余顷土地恢复了灌溉。2017年10月10号,国际灌排委员会宣布宁夏引黄古灌区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现在,在宁夏这片高原上的平原灌区,还有干渠25条,总长2454千米,比银川到广州的距离还要长。其中,古干渠14条,全长1224千米,超过银川到北京的距离。

  这两千多千米的灌渠,再加上不计其数的支渠、毛渠,在宁夏平原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黄河自中卫市南长滩从甘肃入境,到石嘴山市麻黄沟进入内蒙古,流程才只有397千米,而全区受益于黄河水的土地面积就将近5万平方千米,占宁夏总面积6.64万平方千米的80%多。这一区域,集中了宁夏59%的耕地,77.7%的人口、80%的城镇。近年来,创造了宁夏74%的粮食、90%的经济总量、94%的财政收入。如果没有这些灌渠,单靠穿境而过的黄河,这些经济数据是无法实现的。

 

  但是,单有灌渠,不设法把灌渠的水,引入灌区的农田,仍旧无法实现。这自古至今都激发着黄河治理者的治河智慧,发明了许多至今仍在使用的水利工程技术。

  现在,有潜水泵,有抽水机,把水抽到再高的地方,都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情。在公元444年,北魏名臣刁雍想到的办法,是在青铜峡河口西筑坝抬高水位引水。这就是今天所说的潜坝,用传载巨石,在黄河河道里抛掷,逐步抬高水位,把水引到灌渠里。这点类似于李冰父子在都江堰的做法,只不过李冰父子当时是为了改堵为疏,而刁雍是为了分水、引水。从黄河到干渠是这样,从干渠到支渠的分水口也是如此。这种办法,目前在唐徕渠的唐正闸仍在使用。

  有了灌渠,怎样做到旱能浇、涝能排,用水可控,仍然是摆在世人目前的一道课题。史料记载,最早的水闸始于郭守敬建造的木闸,就是在分水处戳上成排的木棍,想堵水,把木棍全部把分水口堵上;要水小一些,把木棍去掉一部分;要大水,可以把木棍全部拔掉。就是这项今天看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技术,却实现了人工灌溉历史上由储水到控水的进步。元代郭守敬首立木闸后,直到1570年,明朝大臣汪文辉为宁夏佥事,将汉延、唐徕二渠进水闸易木为石。六七年后,汉延渠、唐徕渠石制闸坝竣工。虽说石闸“岁省薪木力役无数”,但石闸建起来同样劳力费时,做闸墩的条石从采石场运到目的地需半年之久。但即便如此,这样的石闸门技术仍然使用了近千年,一直到1918年才找到“洋灰”闸门的踪影。人类的技术进步何其艰难!在民国二十五年的《宁夏省水利专刊·各渠考述·唐徕渠》中记载,由于“宁夏各大桥闸,俱有条石、胶泥、石灰。条石每块以六立方尺之体积,以离山甚近之本渠,亦需四元之多。石灰粘力薄弱,年年补休,所费实大”,当时的宁夏军阀马鸿逵“查洋灰最利于河渠工程,一则施工迅速;再则经久不朽。今后宜渐渐试用洋灰,虽不敢断言年省几何,然绝无年年修补之烦累也。”,所以“以后渠工应改用洋灰”。20世纪50年代,在苏联专家的援建下,唐徕渠安装了苏式手摇式起闭闸门,尽管需要4人费力摇动一小时,木质闸门才能移动1.5米,人们还是对这件新技术兴奋异常。2006年4月7日,唐徕渠管理处最后一台木制闸门——第二农场渠西湖斗闸门被更换为宽2米,高1.5米的拱形平面铸铁闸门,标志着唐徕渠斗口木制闸门历史的结束。如今,短短几年,古老的闸门不仅已经退出历史舞台,而且进入了人工智能开启闸门的历史。管理人员坐在办公室里,不仅能操控闸门的启闭,而且还能实时监测水量、水质,再也不用派出大量人员每隔4个小时巡检一遍。宁夏回族自治区渠首管理处处长说,管理处目前有160多名职工,但20多年没进一个人了,最年轻的也是70后。“那将来不是要出现人才断层?”我们问。他答:“其实,有人工智能,十来个人也就够了。”

  在宁夏水利博览馆,我们还看到了一项技术,就是一个用作物秸秆、石块等捆扎起来的庞大的圆柱形的东西,称为“卷埽”。沈括《梦溪笔谈》记载:“凡塞河决,垂和,中间一埽,谓之合龙门。”就是用它来堵决口和护岸。这种办法,不仅旧时用,现在依然在使用,渠首管理处杨少波说,他们在2015年抗洪的堵决口中,还使用了“卷埽”。只不过使用的材料有所不同,在黄河中下游多件用柳条、石块捆扎而成,更先进一点的是用铅丝把石块捆扎成石方,更坚固。

 

 

  宁夏引黄灌区大型灌渠系的工程技术设计之巧妙,可与都江堰相媲美。无坝引水、渠首工程的选址、渠道坡度的设计,以及明代万历29年出任宁夏河东兵备的张九德发明的提水灌溉的“水车”等,都体现了古人对河流地貌、水文等自然规律的科学认知和精准掌控。

  人们在实践中,不仅探索、发明、创新了一项项这样的河道治理技术,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灌溉、排水、防洪、水保等水利工程体系,还提出了今天看来仍然有益的水利思想。从司马迁“水之为利害”到郭守敬“因旧谋新”,从乾隆“兴水利以尽地利”到宁夏知府张金城“河渠为宁夏生民命脉”每逢时局稳定,当时的执政者都把兴修水利作为执政之要,造就了“塞北江南”富庶的“鱼米之乡”。像刁雍时期,因在黄河上筑坝引水的壮举,开创了宁夏有坝引水的先河,“数年之中,军国用足”,宁夏地区一度成为西部粮仓。

  1960年,历时仅仅两年的青铜峡拦河大坝建成,成为万里黄河上继河南三门峡水库后,第二座水利工程枢纽。这座水库以灌溉为主,同时结合发电、防洪、防凌和满足下游工业用水,开启了引黄灌渠的新篇章。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宁夏平原,沟渠阡陌,旱涝无虞,谷稼殷积物阜民丰。90年代至今,灌区重点实施续建配套和扩建工程,灌排系统日益完善,供水保证率大幅度提高。在吴忠市利通区,我们还看到,他们引进了测控一体化闸门全渠道控制系统,在保证供水的基础上,还实现了大幅度节水。

  宁夏黄河古灌区,是一部流淌了两千多年的文化史。人们常说“天下黄河富宁夏”,宁夏人说“如果没有黄河,宁夏什么也没有!极小的降雨量,极大的蒸发量,没有黄河的滋润行吗?”这两天接触的不少宁夏人都说,今年宁夏遭遇的干旱程度为近十年之最,但所有的庄稼都能浇上水,居民生活用水也没受影响,工业用水也能保证。没到过宁夏的人,可能会认为宁夏的农业应该是玉米、大豆、土豆等旱作农业,其实水稻的种植面积相当大,有110万亩左右,总产量保持在60万吨以上,而且由于日照的关系,米质上乘,“塞北江南”的大米在许多朝代被当作“贡米”。在青铜峡市叶盛镇第三村的5000亩现代农业示范基地里,眼下正是稻花香的季节,陪同采访的一位当地干部说,这片地里产出的大米,蒸米饭,锅盖没打开,就有一股清香味扑鼻。末了,他还遗憾地说:“只是我也很少吃过,都销外地甚至外国去了,每斤十来块钱,比一般的大米价格高出四五倍。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4日   责任编辑:范江涛  来源:
网站简介 |  网站大事记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1-2011 YRCC.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 14028857号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承办: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信息中心
黄委总机:0371-66022222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1号 邮编:450004 编辑电话:0371-66023838 传真:66023875
投稿信箱:hhw@yrcc.gov.cn QQ:1029849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