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三川万古流(九)


逯玉克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0日  来源:

家住孟津河

  孟津,隶属河南洛阳,是一个古老的县邑,《尚书·禹贡》里注解:“孟为地名,在孟地置津,谓之孟津”。

  既然“置津”,肯定有河。

  是的,孟津南部的邙山是两条河的发源地。一条在孟津县横水镇东部,叫瀍河,据传那儿曾为炎黄母族有蟜氏的故乡。另一条为孟津县朝阳乡瓦店村的一条沟壑。传说伏羲氏时,有龙马从这条小河出现,背负“河图”,后人据此称其为图河。两条河都很小,小到摆不下一条船,更无须开设渡口,它们都不是孟津河,不过,它们却注入了孟津河。

  黄河流经孟津的那段称为孟津河。

  与孟津河同行的是邙山。

  没有崤山的险峻与函谷的深幽,秦岭余脉、崤山支脉自西向东蜿蜒至洛阳时,已全无关中群山的崔嵬高峻,而是英雄迟暮般逶迤成岭,这便是邙山。

  邙山之南,伊洛盆地边沿的洛水之阳,雄踞着一座千年古都:洛阳。

  邙山之北,黄河自晋陕峡谷、潼关、三门峡的崇山峻岭间携泥带沙狂飙突进,后从小浪底夺路而出与邙山相遇,此时,山不再乱石穿空死缠烂打,水不再惊涛拍岸咆哮如怒,于是,一个舒坦的懒腰之后,邙山北边广袤的旷野便铺展出一望无际的冲积平原。

  江山本无主。地老天荒中,山在这里亘古高卧,水在这里万古奔流,芳树花自落,寒尽不知年。终于,随着中国第一个朝代——夏代的出现,邙山黄河之间的这块土地,成了孟涂氏的封国。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有人在河边开了个渡口,于是这片山川破天荒有了自己的名字:孟津。

  不同于长江在不同河段有金沙江、川江、荆江、扬子江等不同的名称,黄河除了源头,迢迢万里只有一个名字:黄河。那么,何以有“孟津河”之称呢?

  这应该源于《乐府诗集》中无名氏的这首《折杨柳歌辞》:“遥看孟津河,杨柳郁婆娑。我是虏家儿,不解汉儿歌。”

  至唐,生于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却在孟津居住了19年之久的大诗人王维沿袭并光大了这一称呼,其《杂诗三首》其一云:“家住孟津河,门对孟津口。常有江南船,寄书家中否?”

  自此,“孟津河”真正成为黄河孟津段的特称。

  像黄河一次次泛滥改道一次次被淤泥覆盖一样,历史赋予了孟津河深厚的文化底蕴。它不但从《乐府》流过,还从更早的《诗经》流过。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开篇的这首千年情歌,据说就诞生在孟津河。

  孟津河里还有孟津鱼。《史记·周本纪》载:“武王渡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这是个偶然事件,还是殷亡周兴的征兆?不得而知。但这条孟津白鱼已经青史留名。“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 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李白这几句诗,更是确立了孟津黄河鲤鱼的品牌地位。

  水逝云飞,岁月荏苒,孟津河不唯荡漾着离情、爱情与民俗风情,它汹涌澎湃的泥沙里,它夕阳明灭的乱流中,有时也激荡着血腥的殷红。

  公元528年农历二月,北魏胡太后鸩杀亲生儿子孝明帝,控制政局。权臣尔朱荣以“匡扶帝室”为名,率军从孟津渡过黄河,打进洛阳,将胡太后和她所立的幼帝元钊投入黄河。农历四月十三日,尔朱荣又以祭天为名,发动“河阴之变”,将朝中百官诱至河阴的陶渚(今孟津县东),纵兵围杀,2000多位王公大臣命丧河阴,黄河为之变色。

  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孟津河,文化的河,历史的河,盛世荒年朝代更迭中,奔流成一部沉郁的史诗。

  有河就会有渡口,孟津河有个著名的孟津渡。

  其实,“孟津”二字本身就是渡口的意思。“孟津者,孟地置津之谓也。”孟乃地名,津为渡处。

  还有种说法:“孟”意为第一,“津”,渡口之意。孟津,即洛阳北部黄河第一个重要渡口。

  不管哪种说法,“津”在这里都是渡口的意思。

  天下渡口何其多?但恐怕没有哪个渡口像孟津渡这样,承载了一段变革天命影响深远的厚重历史。

  据《史记·周本纪》载,周武王伐纣,曾两次会盟孟津,最终克商,赋予了这个黄河古渡特殊的历史意义。唐代胡曾《咏史诗·孟津》曰:“秋风飒飒孟津头,立马沙边看水流。见说武王东渡日,戎衣曾此叱阳侯。”

  东汉时,孟津渡又变成了孟津关。

  黄巾起义,天下大乱,汉灵帝在洛阳周围设函谷、伊阙、轘辕等八关以拱卫京师,武王伐纣与诸侯会盟渡河处,即由富平津改名而来的孟津关(也称河阳关),就包含在“八关都邑”中。西晋,杜预曾在这里架起黄河上第一座浮桥。北魏,又置河阳三城于南北两岸及河中沙洲上。

  孟津河,前尘往事在这里激荡回响。

  孟津关,是非成败在这里交替纵横。

  孟津渡,黄河上的千年古渡,摆渡着沉重的历史,摆渡着历史的走向,摆渡着天下苍生的命运……

编辑:齐欣然 范江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