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贾鲁与贾鲁河


晏洋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0日  来源:

  贾鲁河,是一条以人名命名的河流。

  贾鲁(1297年~1353年),字友恒,元代高平(今山西高平)人。他领导数十万人治理了黄河下游水患,同时又疏浚了豫东地区的“小黄河”(上游称惠民渠,下游称汴水),河南民间为感恩贾鲁,将这条河叫作“贾鲁河”。

  “贾鲁修黄河,恩多怨亦多。百年千载后,恩在怨消磨。”拂去历史的尘埃,让我们去探寻一个干净而真实的贾鲁。

治还是不治

  元至正四年(1344年)五月,黄河决河改道。河水在山东曹县向北冲决白茅堤。六月,又向北冲决金堤。沿岸州县皆遭水患,今河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交界地区成为千里泽国。

  面对严重水患,朝廷内部就治河问题发起尖锐的论争。

  元廷重臣贾鲁主张治,并提出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在河北岸修筑河堤;二是疏塞并举,把河流引向东边,恢复旧道。以工部尚书和大司农为代表的朝中高官对此表示强烈反对,理由是工程量大、花费高、收效慢,更重要的是,“山东连岁饥馑,民不聊生,若聚二十万众于此地,恐他日之忧又有重于河患者”。

  显而易见,政府不征调民力,有利于缓和社会矛盾、维持苟延残喘的统治。后来,农民起义的爆发以及元亡的事实也从反面印证了这一点。

  至正八年(1348年),黄河在山东再次决堤,威胁到运河漕运和沿海盐场的运营,治理黄河终于有了转机。

  同年二月,元廷在济宁郓城立行都水监,任命贾鲁为都水使者。次年五月,立山东、河南等处行都水监,专治河患。丞相脱脱召大臣研讨“治河方略”,贾鲁根据巡行河道所掌握的河患要害提出治理方案。最后,脱脱决定采用他之前提出的第二个方案。

“石船堤”壮举

  至正十一年(1351年),已55岁的贾鲁被任命为工部尚书、总治河防使,进秩二品,授以银章,征发民工15万人、军士2万人,兴役治河。

  贾鲁亲临重要工程,现场指挥,风雨无阻,并派人巡察,严加督责。他在总结前人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发挥其聪明才智,在治理黄河的艰辛实践中实现了治防科技的突破。

  一是采取因势利导、因地制宜、疏浚塞三者并举的治河方略,即疏河之南,塞河之北,浚河之槽。在疏浚时,凡新开地段要与故道相通,并高低持平;对宽窄不等的河身,则导之以直;对淤塞的河槽,则浚之以深。遇泽水地,则开渠排洪。凡薄堤必增固,决口必堵塞。

  二是创造了亘古未有的“石船堤”障水法。当时,在治河工程中,最难的截流工程莫过于山东曹县黄陵岗全河大堤,其长18千米,因决河势大,又值秋汛,刷岸北行,回流湍急。

  此时,贾鲁忽生大智,提出了“石船堤”设想。他命人将装满石块的大船连在一起,构筑一道整体漂在水上的石船堤,并用铁锚、绳索固定于水中,然后人工凿穿船底,筑起“石船堤”。黄陵岗大堤合龙时,水势猛若天降,咆哮如狂,震撼船堤。“观者股弁,众议腾沸,以为难合”。贾鲁“神色不动,机解捷出”,对施工人员“日加奖谕,辞旨恳切”,激励官吏工徒10万余人,奋力拼搏,终于取得了巨大成功。

  据欧阳玄《至正河防记》记载,治河工程从四月二十二日兴工,七月就凿成河道140多千米,八月将河水决流引入新挖河道,九月通行舟楫,十一月筑成诸堤,全线完工,使河复归故道,南流合淮入海。

  从治河的角度考察,贾鲁的壮举可谓空前绝后。清人徐乾学《治河说》盛誉贾鲁:“古之善言河者,莫如汉之贾让,元之贾鲁。”

恩在怨消磨

  治河完工两年后,贾鲁被提拔为中书左丞。此时元朝气数将尽,又过了仅仅两年,刘福通、郭子兴揭竿而起。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贾鲁随丞相脱脱到濠州镇压郭子兴率领的红巾军,病卒于军营之中,时年57岁。

  历史往往就是这样福祸相依。唐代皮日休曾在《汴河怀古》中写道:“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论述了隋炀帝与大运河的关系。

  贾鲁治河与元朝灭亡的关系,也成了不少文人的谈资。

  元未亡时,就有“堂堂大元,奸佞专权。开河变钞祸根源,惹红巾万千。”和“贾鲁要开河,搅得天下闹”之语。上海大学章采烈认为,贾鲁治河虽非红巾军大起义的根本原因,却无疑是这场起义的导火线。在当时“河失故道,民遭其殃,山东、河南尤甚”以及湖广、河南、山东各省“强盗纵横,至三百余处”的社会政治危机下,朝廷治理黄河动用军民17万人,消耗巨量物资,确实起到了点火的作用。

  蓄谋多年而欲举大事的韩山童、刘福通等人便利用这样的客观条件,“凿石人,止一眼”,并镌其背曰:“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此外,山东李二(芝麻李)、赵君用起义,安徽郭子兴起义,也把贾鲁治河作为借口。

  如果仅仅是因为治河,仅仅是因为人力的征发与技术的创举,贾鲁还不至于成为一条河的名字,他得到的或许只是后世的慨叹而已。巧的是,他在治河的同时成就了一条济世的“小河”。

  贾鲁河的前身是楚汉相争时的“鸿沟”。在漫长岁月中,因河道淤塞,雨季洪水猛涨,经常泛滥成灾,危害百姓。

  元至正十一年(1351年)四月,贾鲁奉诏为总治河防使,征集民工、军士开始加固整修、清淤疏浚贾鲁河已有古道,同时勘测挖掘部分新河床。此举不但平息了水患,为黄河分洪减轻灾害,而且复兴了开封一带的漕运。可见,贾鲁河的疏浚,是作为治河的配套工程而展开的。

  贾鲁命人从密县凿渠引水,经郑州、中牟,折向南而至开封,而后入古运河,直达周口入淮河,这正是今天贾鲁河的流向。沿岸的商业很快兴盛起来,开封的朱仙镇就是在这之后迅速繁荣,盛极一时,成为当时华北地区最大的水运码头,后来还成为享誉全国的四大商业名镇之一。

  豫人感谢贾鲁的恩德,为了永远纪念这位水利学家、治河专家,便把重新疏通的运河改称“贾鲁河”。时至今日,尽管它仍然面临着淤塞甚至消亡的危险境况,但人民不会遗忘它,河南人民会为了贾鲁河重新焕发活力与光彩而持续奋斗。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从贾鲁河旧道引入的西流湖已经开始蓄水。如今,12万平方米的西流湖湖面水波荡漾,湖滨植被茂盛,已成为郑州市典型的生态景观走廊。

  当前,郑州市正在大力建设水生态城市,郑州市政府也积极推进贾鲁河生态治理工程建设。贾鲁河生态公园建成后,金水河、索须河、熊儿河、七里河、东风渠等贾鲁河的支流将与西流湖、圃田泽、象湖、北龙湖等一起构成郑州的环城水系。我们希冀通过贾鲁河生态治理来重现当年的郑州八景,在圃田泽看绵绵春草,在贾鲁河畔看依依新柳。

编辑:齐欣然 范江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