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夕颜与朝颜


左 琦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0日  来源:

  抵达海的时候,已是傍晚了。

  久在内陆的人儿对海的渴望,像野草遇见深情的烈火。

  正待下班的船夫看见了我们,犹如渔夫归家前收获了一网鱼一般,喜不自胜。他说:“快上来,看海去!”

  我们突然变成了拥有整只帆船的富人,睥睨天海,拥抱微风。

  很快,我们融入了深海。

  海的身体温润而灵活。

  它柔,扭动的腰肢层层推进,步步退远,长袖善舞的美姬模仿,也不及它的万分之一。

  它幻化,夕阳照到的一面蓝幽幽,背向光的一面黯森森,同一片天空下的冷暖色调只因你调转了头而已,只有和蔼的天空和微笑的云才能告诉你所处的时空并未改变。

  它流布四方,亲吻沙滩;它天真烂漫,纯净自然。

  不同于胶着呆滞的固态,海诠释了何为“液态”。它极其自然地舒展身体,它的手伸得无限悠远,伸到了你的心里,掏走了贪嗔痴,原来空空如也的解脱竟来得如此容易。

  天空和海洋,到底谁宽广?

  人的心为何不能像海一样宽广?

  张开的飞伞把我们送入空中,我们像夸父一样奔向将落的太阳。凌波微步,御风而行,人渴望拥有微风看到的视野,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水是眼波横”,你的眼流淌着波浪的蓝,小小的船扬起白色的帆,这是海的夕颜。

  半个月亮高挂天空,风推着云遮住它的脸。风没了太阳的炙烤,凉下性子。它一定是有颜色的吧?白天的它衬着海蓝蓝,夜晚的它和着天灰灰,它时而奔放时而柔顺,它让你自由又使你安宁。我看到了风,听到了风,碰到了风,这个简单又狡黠的家伙!

  赤脚走在一块裸露的沙滩上,细腻绵软。从石头到石子,从沙砾到细沙,海就是这样不厌其烦地冲刷着,带着某种执念。白色的海浪发出“哗哗”的声响漫卷过来,很快包裹了这片无人区。人在,或者不在,都不会改变海的呼吸、海的韵律、海的节奏,在时空的大海里,没有谁会永远留下自己的脚印。

  一夜的寂寥,并不影响清晨的海边重返热闹。

  往海里去,让它浸润你的脚,打湿你的裤脚,冲击你的身体,覆盖你的头脸。它顽皮地远走又靠近,它可以凶猛地威慑你或者诡诈地温吞你。它虚张声势后偃旗息鼓,它蕴蓄力量后卷土重来,它的伎俩无非如此,识破了,就只剩下你和它撞个满怀。

  它挠你的小脚丫,带着无数的小舌头袭扰你的肌肤,它离不开你,你恰好也需要它那稚拙的撒欢。

  “人”字形雁阵穿过水云间,它们为了繁育和生计来回奔波,跨过山和大海,乐此不疲。

  水里的小鱼成群地旋转,有规律地分散,又迫不及待地合并,像个“人”字。我非鱼,亦知游弋的快乐。

  我们站在海的身体上,它包容地让我们踩踏。我们牵着手张开双臂,身后被云半遮的太阳洒下一抹金辉,海天一色,勾勒出我们的剪影。

  一个大大的“人”字!

  人在海中,海在人中,这是海的朝颜。

编辑:范江涛 胡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