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掌上千秋史 胸中巨川流——毛泽东的黄河情怀


《黄河故事丛书》编写组 侯全亮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8日  来源:

毛泽东转战陕北期间曾登临的陕西佳县香炉寺(资料图片)  

  1964年,一个晴朗夏日。北戴河的海面上,波粼起伏,阳光挥洒,宛若一片金星闪烁的丝绒。极远处,海天一色,湛蓝无垠,整个大海显得格外温馨宁静。

  这时,毛泽东游出海面,走上金色沙滩。只见他突然加重了步子,激奋地对身后工作人员说道:“我要去黄河,你们做些准备!”

  “去黄河?”毛泽东的话语往往含义深邃,身边工作人员对此已很习惯,但面对这个像是刚从大海里“捞”出来的决定,他们仍感到十分突然。

  “人说不到黄河心不死,我是到了黄河也不死心呐!”稍顷,毛泽东又说,“这次我要带一个智囊团去,包括天文、地理、历史、气象、土壤、化学、地质、肥料、水利、电力等等一大批专家,要像李四光这样级别的专家。你们准备一些应付艰苦生活的东西。我们大家都骑马,沿黄河逆流而上,去寻找黄河源头,从头了解黄河,让这条河能更好地为我们的民族造福。”

  说完,毛泽东便沉默下来,仿佛这条大河正在他胸中奔腾流淌。通晓中国历史的毛泽东,对黄河有一种独特的情怀。但他真正走近黄河,还是1935年10月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经过艰苦卓绝的万里长征,来到陕北之后。

  初到这里,毛泽东就办了一文一武两件大事。一文是北望“长城内外,惟余茫茫”,俯看“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写出《沁园春·雪》;一武是1936年2月组织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部署渡河东征,开赴抗日前线。

  在晋陕峡谷黄河岸边,毛泽东登高望远,“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阔景象奔来眼底,禁不住心潮激荡。“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千万年来,有多少英雄的儿女在黄河怀抱中成长,有多少威武的故事在她身边上演,一代代英雄豪杰已随奔腾浩荡的黄河水东逝而去。如今,抗日救国正呼唤英勇的红军将士,投身争取民族独立的伟大斗争,一种心雄万夫的民族情怀油然而生。于是,一首思接千古、纵横往来、大气磅礴的千古绝唱在黄河岸边诞生了。

  “这条河与我共患过难,拯救过中华民族的危亡。我们是结下深厚缘分的。”许多年后,毛泽东回忆起当时转战陕北的情景,深情满怀地说。

  1947年,蒋介石严命胡宗南部30万大军,向陕北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轰炸延安,把目标对准中共和红军指挥中心。面对刀光剑影的艰难危局,毛泽东决定,坚持留在陕北,指挥全国的人民解放战争,不打败胡宗南,决不东渡黄河。在黄河岸边,他们把胡宗南部拖来拖去,最终神奇地撕碎了国民党军队的这张“王牌”。

  一天,毛泽东在陕北佳县神泉堡起草完成一份重要文件,带着卫士疾步登上一座陡峭的山顶,看到脚下黄河穿山过峡,激流奔腾,周围群山层峦起伏,雄浑苍重,毛泽东和大家一起唱起了《黄河颂》。唱毕,他满怀深情地说:“不谈中国上下五千年,就说现在,没有黄河天险,我们在延安也呆不了那么久。将来全国解放了,我们还要利用黄河水浇地、发电,为人民造福。那时,对黄河的评价更要改变了。”言谈之中,体现了中国革命的必胜信念,寄托着对未来黄河治理事业的宏伟抱负。

  1948年春,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新形势,中共中央决定将革命指挥中心迁往河北省西部山区的西柏坡。这年3月23日,毛泽东在吴堡县川口登上一条木船,驶向黄河东岸。行至河中心,毛泽东望着流冰奔涌的滔滔黄河,语重心长地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可以藐视一切,但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我们这个民族。”

  熟读经书的毛泽东,深知治理黄河对于治国安邦的重要作用。可是,中国革命胜利了,黄河洪水还没有被驯服。作为这个东方大国的人民领袖,他胸中怎能不激起让黄河除害兴利的强烈愿望呢?

  正是这种责任和情感的驱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第一次出京视察便来到黄河。从黄河山东济南段到明清黄河故道徐州段,从河南兰考悬河岸边,到郑州邙山之顶,直至黄河北岸的人民胜利渠引黄渠畔,他一路察看防洪形势,询问除害兴利治黄方略,展望黄河未来发展前景,宏阔的思维一刻也没有离开黄河。

  在兰考县东坝头,望着河床内外高差殊异的悬河形势,当陪同人员汇报“道光二十三,黄河涨上天,冲走太阳渡,捎带万锦滩”的历史大洪水时,毛泽东追问道“黄河涨上天怎么办”;听到修建水库防御特大洪水的对策时,他明确表态说:“大水库修起来解决了水患,还能为灌溉、发电、通航提供条件,是可以研究的。”

  “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视察结束时,毛泽东的深情嘱托,成为引领全国人民为黄河治理开发不懈奋斗的伟大号召。

  人民领袖的黄河之行,曾使多少人心潮激荡,豪情万丈!

  “这天夜里,我紧张的心怦怦直跳怎么也不能入睡。一定要把主席的教导牢牢记在心上,为治理黄河生命不息,战斗不止。”陪同视察的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在《毛主席视察黄河记》一文中这样写道。

  “一位领导中国人民翻身的巨人,走近了黄河的身旁。他笑着向黄河打招呼,要黄河发生沧桑巨变。”著名诗人臧克家在《毛主席来到黄河身边》诗作中如此抒发着激动的情感。

  1953年至1955年,毛泽东去南方巡视途经郑州时,又先后3次专门听取修建三门峡工程、编制黄河综合治理开发规划等治黄重大问题的汇报,深刻指出,历代王朝也治理黄河,但都没有治理好,我们共产党人,一定要把黄河治理好。

  可毛泽东本人对于那次黄河之行并不满足,他曾几次对身边工作人员说,“那次黄河考察,不过是走马观花。千疮百孔的黄河仍未治好,还没能走上造福人民之路啊!”

  特别是对于三门峡工程,毛泽东更是牵念有加。早在当初批准这项工程开工建设时,他就强调指出,“要修水库,不要泥库”。可是工程建成后还是出现了问题。在1962年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陕西省人大代表联名提案,反应强烈,建议改变运用方式,要求增强泄流排沙能力,减少库区淤积。

  一项举国上下翘首以盼的“黄河清”宏伟工程怎么就不行了呢?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1964年毛泽东想骑马走黄河,还有另一层考虑,那就是:借助黄河之行,重新沟通自己与基层群众的联系。

  战争年代在苏区,只要有时间,他就找来农民、商人、手工业者,开个调查会。当地的社会结构、风土人情,乃至一块豆腐卖多少钱,土布、盐和火柴从哪里进的货,他都了如指掌。在延安,他穿着和农民几乎一样的棉袄,走在街上,谁都和他打招呼,甚至路上有人对边区政府的意见,他都能听到。

  正因为密切联系群众,深受广大人民的信任和拥戴,那时候,不管多么艰难曲折,如何荆棘丛生,都挺了过来。

  如今,那种感觉哪里去了?毛泽东决心要改变这种现状,直接到基层去调查研究。

  1960年6月,他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十年总结》中写道:“我们对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还有一个很大的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大概是官做大了,从前在江西那样的调查研究现在做得少了。我们不大摸底了。” 为此,他在不同场合强调指出:“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一切从实际出发。中共高级领导干部,要针对农村工作的突出问题,到群众中去,虚心向群众学习,向群众寻求真理。”

  一次,毛泽东向卫士披露了自己思考已久的心事,他说:“我有三大志愿:一是要下基层去搞一年工业,搞一年农业,搞半年商业,这样就能多调查研究,了解情况,我不当官僚主义,对全国干部也是个推动;二是要骑马到黄河两岸进行实地考察,要请地质学家、历史学家和文学家一起去;三是最后写一部书,把我的一生写进去,把我的缺点、错误统统写进去,让全世界人民去评论。”

  可是,对于拥有最高权威的人民领袖来说,下基层接触群众,看似简单的意愿也往往难以实现。

  有这样两件实例。毛泽东在武汉视察期间参观黄鹤楼,尽管按警卫要求戴上了口罩,但还是被一个小孩子认了出来。刹那间,人如潮涌,竞相致敬,警卫人员费了很大劲才得以下山。毛泽东为之深深感叹道:真是下不了的黄鹤楼啊!

  天津那次视察,中午在市内正阳春饭馆吃饭时,毛泽东向窗外瞭望,被对面楼上一位女同志看见,只听一声“毛主席万岁!”的激动欢呼,顿时饭馆前后被欢呼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在天津警备区一个排的警卫战士疏通下,几个小时后才解了围。事后清扫现场,光是人们挤丢的钢笔、手表和鞋帽,就收了七筐半!

  毛泽东感到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他要走出丰泽园,走出菊香书屋,以骑马考察黄河为契机,到生产现场去,走进基层群众。

  1964年8月初,平阔的北戴河浴场传来一阵军马嘶鸣之声,中共中央警卫局精心组建的一支黄河骑兵大队,奉调赶至北戴河海滨。

  年逾古稀的毛泽东,骑上一匹白色高头大马,揽缰挽辔,行进在金色沙滩上。他语重心长地鼓励身边工作人员说:“你们都要练习骑马,不会骑马就去不了黄河。如果人的一生连黄河都没有见过,那是会后悔的。”

  然而,“千里骑马走黄河”的计划却突然中止。此时,毛泽东认为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不久,黄河骑兵大队被解散,一场黄河壮行就此搁浅。

  不过,即使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还惦记着去黄河考察的事情。1972年2月,他在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时曾风趣地说:“前些时候我生了一场病,到马克思、列宁那里去了一趟。他们对我说,你那个国家的钢铁、粮食还太少,你还要去黄河考察,你不要来这么早,先回去吧。看来我的一片真诚感动了马克思和列宁,去黄河考察还是有希望的。”(《黄河故事·治理篇》连载④)

编辑:范江涛 秦素娟 杨希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