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眉湖畅想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4日  来源:

  那是暮秋,阳光温暖,蓝天澄澈,心底升腾起游走眉湖的念头。

  眉湖是这些年郑州市改造城市景观,在北边修建的一个人工湖。长约800米,弯曲呈长长的眉形,最宽处百米有余,最窄处仅30米,颇受人们喜爱。

  路旁的桂花树暗香犹存,欢乐的笑声从荷园传来。寻声而去,一片荷塘呈现在眼前。这里早已没了荷花的馨香和田田的叶子,可是从人们的目光里,读出的依然是喜爱。

  穿过柳荫和一片杉树林,走上结实精致的木桥,凭栏眺望,远处有3座风格接近的木桥。桥下微波荡漾,便是眉湖了。斜阳正好,色彩斑斓的黄栌、乌桕,深绿色的塔松把眉湖装点得格外美艳。

  各色小鱼聚拢在一起嬉戏,桥上有不少孩童在逗弄喂食,近岸有不少植物,高低错落。湖边、树下、石上,三三两两的人群享受着美好的秋色,爽朗的笑声飘入云霄。

  眉湖四周散布着一些景观,喻义颇讲究。“河源”,意为大河文化与文明的孕育和起源,浮雕和彩陶是仰韶文化的象征;“问鼎”,展现青铜文化,诠释春秋战国时期“问鼎中原”的豪情;“禅趣”引导人们进入澄明、淡泊、超越的境界;“太和柱”隐喻中原文化不断传播;“观星测影”寓意科学探索;“大道通衢”,既代表郑州处于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地位,又以水系通衢汇合历史文脉;“凤台荷香”复制了清代郑州八景之一,荷香、书香、茶香弥漫;“杏坛槐林” 的新树旧荫,演绎着“杏坛”和“二程手植槐”的故事。精致的景观因被赋予文化韵味而显得愈加厚重、耐人寻味,眉湖也因了这些文化因素而被呼为“博雅湖”。

  眉湖尽头是一座名曰“厚山”的小山。山并不高,由造湖时挖出的土堆砌而成,山上立着两尊石刻,一书“厚德载物”,一书“高山仰止”,水流从山上潺潺而下,流入眉湖。

  我喜欢眉湖,不仅因为她的秀美,更因为小时候生活的小山村也有一处眉湖。

  那是两山夹峙的芦苇河在穿过村子时形成的一个弯弯的自然湖泊,从高空俯瞰,眉湖在青山的环抱下更像一块深邃绿宝石,因而也叫“黛眉湖”。小时候,芦苇河的水很清,水流也不大,七八岁的小孩子挽起裤管就能蹚过去,水都流进了眉湖。眉湖就像是村子里天然的大水缸,家家户户吃水浇地都从这里取。湖边河边长有芦苇,小鱼小虾欢快畅游,能看到不少小小的泉眼。眉湖是孩子们最喜爱的去处。

  20世纪80年代初,随父母工作调动,我家搬到黄河边的另一个村子。

  两个村子隔一座太行山,景色大不相同。一边是四季变幻的奇异风光,一边是单调的一马平川。

  黄河水混浊,宽不可逾,令人亲近不得。拥有眉湖的小山村成了我心心念念的地方。

  阔别近20年,我再次见到眉湖。那次我带着女儿,一心想让她看看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带她找找我童年的乐趣。

  然而,彼时植被茂密的山峦因为开矿被炸得满目疮痍,小山村的规模也在扩大。河滩上有不少漂亮的平房,人们已从半山腰的石屋、窑洞里搬了出来。芦苇河上建了造纸厂,高大的烟囱没完没了地向天空吐着浓白的气体,烟囱上书写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泉眼、鱼虾全都无影无踪,褐色的水流散发着刺鼻气味,眉湖成了一个漂浮着各色垃圾的污水池……那些留在我记忆深处的风景,竟成了绝唱!

  一晃又是近20年。今年5月,因工作的原因,我再次路过小山村和眉湖。

  我又一次惊讶于眼前的景色。山体上废弃的矿口几乎被爬山虎掩盖,高耸的烟囱不再“吐气”;青松翠柏组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硕大字体;荒弃的石屋、窑洞被开发成了“农家乐”,吸引各方游客;山村里有了文化广场,文化墙上展示着眉湖秀色、历史典故;本土特色“花馍馍”“芦席”等成了山村名片;芦苇河两侧依山就势修建了弯弯曲曲的堤岸,依湖建起了橡胶坝,河水清澈,湖面比过去大了许多,居然撑起了竹排……好一派人水和谐的景致!

  此时此刻,缘湖行走,我的心情是愉悦的,嘴角也始终向上飞扬着。

  两处眉湖,一样乡愁。眉湖装点着我们的生活,也丰富了我们的精神世界,更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环境的热爱和向往。

  思忖间,华灯已上,楼宇上闪烁着红彤彤的大字,那是“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作者:杨晋芳 责任编辑:范江涛 胡少华 杨希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