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雨夜寄思


贾伟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7日  来源:

  爷爷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黝黑的皮肤,满是补丁的穿着,在我眼里,他有着所有“庄稼人”的勤劳和节俭。他时常用一句“你要有个庄稼人的样儿”来教育我的父亲,却又总是对我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别像我一样种地。”如今父亲有了庄稼人的样子,用辛勤劳作养育了我和弟弟,我也不用在庄稼地里打滚了,可我的爷爷已经离开我们10年了。在那个下雨的夜晚,我第一次感受到亲人永别的痛楚。

  爷爷是个不说累的人。几十年前的农村,生产队是组织大家劳作的基本形式,我的爷爷是生产队长。我听那些邻居讲起,爷爷是一个不知道下班的人,许多次到了晌午,日头正盛,大家唇干舌燥想休息时他总会严厉喝道:“干不完谁也别下班,庄稼还扬着头人怎么能低头说累?”也正因为这样,我的爷爷“得罪”了很多乡亲,爷爷自己却不知,他只是坚持着农民干活的真理——永不说累。

  再后来,土地承包责任制实行之后,我们家的庄稼长得总是最旺盛的,他依然没有改掉晚下班的“坏习惯”。那时的农村不像现在的机械化作业,麦收要近一个月完成。这一个月是我的“噩梦”,早上要4点起床割麦子,晚上要9点以后方能下班。爷爷是干活最慢的,因为他不想落下任何一个麦穗,也从未要求任何人必须多快完成。年少时的我甚至不会使用镰刀,但我现在才知道爷爷只是让我体验农民的辛苦与踏实,让我努力学习,脚踏实地去做人做事。

  爷爷是个全能匠人。建筑、木工等技艺他都得心应手。他是村里建筑队的“老师儿”,谁家起房子之前都要叫他先去看一下,怎么盖才最合适,就现在来说,我应该叫他“技术负责人”。也正因为这样,爷爷在生产队时“得罪”的那些人就不算真得罪了,他们也知道,爷爷这个人只是脾气不好,还是喜欢乐于助人的。

  每到秋收过后,农忙结束,我放学回到家就能听到他使用刨子刮平木头的声音,家里的橱子和桌椅基本上都是他自己做的。墨斗是我小时候爷爷送我的玩具,他给我雕刻了花纹,我一直觉得这是件宝贝,总向小伙伴炫耀,后来他告诉我,这是木工用来划直线的。直到现在,这个墨斗仍然放在我的书桌上,只是好久没有加墨了。凿子、木锉等工具第一次不是在书本上看到的,而是在爷爷的工具箱里,而这些我还保存着,只是都已经锈迹斑斑了。家里的橱子也已年久失修该用凿子重新打孔了。

  爷爷是个护犊子的人。在我小时候爷爷非常疼爱我,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隔代亲。那时家里条件不好,尤其是在农村,在吃饭时有肉的话,爷爷是不允许其他人碗里的肉比我多的,那时这是我的“特权”,我却错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我抢了太多不该吃的肉,他却每次都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儿时玩具较少,我和小伙伴的娱乐方式就是打“面包”。所谓的“面包”是用几张纸叠起来的正方形物体,放在地上,如果有人能将它从正面打到反面,便是赢了,就可以把你的“面包”拿走。我有一次输光了所有的“面包”,嚎啕大哭。爷爷看到后,一把将小伙伴的“面包”全夺了过来,“你这么大了,不知道让着点嘛”,说完还气冲冲带着我往回走,一边走嘴里还念叨着别让我和他一起玩。在爷爷眼里我是不能受一点委屈的,不管是谁,都不能欺负我,直到长大后,和发小回忆起这件事才知道,我还比他大一岁,并不是爷爷说的那样。

  后来,躺在病床上的爷爷比在田里劳作时消瘦了很多,他可能真的累了,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完全没有干活时虎背熊腰的样子了,可我眼里却满是他劳作时的影子。爷爷,起来啊,现在下班太早了……

  “你要有个庄稼人的样儿”,父亲不仅有了庄稼人的样子也即将成为一个老头儿了,只是他有时还会像个孩子望着橱子对母亲说:“这是咱爸打的,实木的。”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爷爷文化程度不高,但我明白,他是要我好好学习。爷爷,你想让我成才的那颗心我始终都明白。

  窗外的雨小一些了,只是我还不能入眠。我拿起墨斗,又看到你做橱子时凿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