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姥姥


高秀秀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6日  来源:

  关于姥姥的事情,绝大多数都是在妈妈想念她时,断断续续地讲给我听的。

  姥姥出生在战乱年代。在她6岁那年,父亲去南方做生意,不幸感染伤寒死在了返乡途中。姥姥的母亲,也就是我的老姥姥,后来成为一名女八路.她活得像个男人一样刚强,打掩护、传递情报,经常夜行在鲁西南两个县城的根据地之间。

  有一次,一名年轻八路被奸细盯上,逃到了姥姥家中,老姥姥把他藏到屋里的柴火垛底下,巨大的恐惧使这个只有13岁本还是个孩子的八路身体连带着柴火垛颤抖得晃晃悠悠。老姥姥赶忙找出姥姥的衣服给他换上,男扮女装的年轻八路,在老姥姥长达一百多里的护送下,终于赶到了安全的根据地。老姥姥牺牲的那年,姥姥才十八岁。

  6岁死了爹,18岁死了娘,姥姥只剩下一个小自己5岁的妹妹相依为命。

  姥姥像老姥姥一样坚毅,在那个整天饿着肚子、吃饱了上顿就没下顿的年代,她为年幼的妹妹撑起了一片天,独自把妹妹拉扯成人。

  嫁给姥爷之后,除了清贫一些,日子过得还算幸福。姥爷是个脾气极好的人,妈妈说,包括她在内的8个兄弟姐妹都没有被姥爷训斥过,更不用说打骂过谁。那个时候,日本鬼子被赶走了,眼前最主要问题就是如何解决温饱。

  姥姥特别能干,为了让这么多儿女吃饱穿暖,经常一大早下地挣工分,纺花织布到后半夜。姥姥还有一双灵巧的双手,村里谁要是裁剪个鞋样,做件衣服,一准过来请教姥姥,姥姥总是热心地放下手头的活,帮她们忙完再接着干自家的活。

  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不幸再次悄悄来临,十多岁的舅舅在一次雷雨过后,被路边滑落的电线黏住,硬生生地烧得像个木炭。那一年,姥姥不到40岁。没过两年,姥爷得了重病,她的丈夫,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也撒手人寰。

  后来,舅舅们成家,大姨二姨三姨和妈妈相继出嫁,姥姥也老了,妈妈时常把她接到我家来住。记忆中的姥姥总是能在院子里晒一上午太阳。她坐在椅子上,拿着梳子,先是取掉银钗,把盘着的头发放下,接着解开编着的一股股辫子,一遍遍地梳,再将散开的头发一缕缕编起来,盘上,又银钗固定住。就这样,两个小时也就过去了,我有时在想,姥姥看向远方的目光在注视着什么?

  家中房间少,姥姥总是和我住一个房间。我喜欢缠着姥姥给我讲故事。姥姥是个迷信的人,她在给我讲故事的时候会很认真地说,人死了之后还是会有魂魄留在人间的。她当时的样子不像哄人,我想,也许,这是姥姥希望的吧,这样她看向远方的眼睛里才能充满一丝想象,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在一个遥远的地方还能和她死去的父母、丈夫和儿子再次团聚。

  姥姥有高血压,那一次她上完厕所后,走到院子里没几步就倒下了。当时舅舅舅妈都不在家,由于没有及时抢救,姥姥离开了人世。那一年,我上高一,在学校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让我请假,我仿佛猜到了什么。我追问怎么回事,妈妈已经痛苦得说不出话来了,后来我恐惧着、紧张着打电话给爸爸,爸爸告诉我,姥姥走了。在那一刻,我泪如雨下。

  那个晚自习我没有去上课,有两个好朋友陪着我,我躺在操场的草坪上,呆呆地看着天空,泪水一遍遍湿透了我的脸庞,我也一遍遍地想天上会不会有一颗是姥姥变成的星星。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也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意味着真正的离别。

  后来,我时常想,姥姥的一生是值得敬佩的,在一个个不幸到来后,她没有怨天尤人,把妹妹、子女一个个拉扯成人,她的脸庞充满了平静,慈祥和温和。

  这两天,妈妈在闲聊的时候又和我提到了一些姥姥的事情,看到她湿润的眼角,我知道是妈妈又想念姥姥了。

  阴阳两隔,时别9年。姥姥,您还能感受到我们的想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