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夜读唐诗(二章)


芦 淼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1日  来源:

斩不断的巴山夜雨

——读李商隐《夜雨寄北》

  愁深昼短,夜被拉长,羁旅天涯的人儿,最怕被追问的就是归期。前路遥遥,归程渺渺,来路早已湮没于风尘,萧索的时节,远方的信笺随着飘飞的落叶一同而至。巴山楚水之地,那个薄衫孤影的诗人于天地间是何等的渺小。

  绵亘的群山,在淅沥的雨声中成了水墨泼就的背景。雾霭深处独坐,点一盏孤灯,昏黄灯影落在斑驳的墙壁之上。缓缓渗出的寒意中,夜雨早已涨满秋池。一池的秋水,滴落红尘,载着绵延不断的情思,流向江海,流向远方……

  该以怎样的方式回答你,远方的人儿。嘴中吟哦的诗句,伴着敲窗的雨声,成了长夜中唯一的安慰。一帘秋雨,凝成心头那一抹难以言说的深情,平添了眉宇间的哀愁。多少前尘云烟散尽在一步步离乡的途中。

  西窗的烛火,清冷的光晕,映出幢幢人影。巴山的秋水,西窗的烛火,远隔千里之遥,演绎着相同的缠绵悱恻之情。何时,还要等到何时,才能共剪烛火,夜话巴山,慰藉清冷。这一重重的山隔着一道道的水,这一夜夜的等待,在远逝的岁月中静待回响。

 

那一江千年前的飞雪

——读柳宗元《江雪》

  一路风雨飘摇,命如浮萍,最难行是潇湘路,长安一别,余生便只剩孤独。他或许也曾回眼凝望,长安是故园,从此故园只能在梦里出现。春风得意不再,长安繁花依旧。公元804年,发生了什么?

  沿着时间的绳索攀缘而上,唐贞元二十一年的初冬时节,长安驿道上,飞雪与风沙弥漫了前路,一个怆然而去的背影定格了一个时代。年仅20岁就高中进士的柳宗元在他32岁这一年被唐宪宗李纯贬为永州刺史。这跌宕的人生,冥冥之中让一位杰出的文学家走进了巴蜀之地。自此,“二王八司马”集体退出政治舞台,远离长安,踏上了不见归程的贬谪之路。

  据说,有一年,永州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天地一片苍茫,层层叠叠的山峦间,已是翻滚着白色浪涛的雪海。长安也下雪了吧,南渡客的忧愁与孤寂幻化成风霜刻在鬓间的痕迹。近水远山皆与长天一色,茫茫然中不知归处,凄怆中不改本色。

  当万籁俱寂,翔集的飞鸟也被风雪淹没了踪影。从脚下延伸而出的千万条道路,寻不到人走过的踪迹。旷古的寂寥与飞雪成衬,披蓑戴笠,坐在一叶扁舟,以怡然垂钓之姿,摆脱孤苦沉寂,一切都于无声中发出最有力的回响。独钓寒江,钓的是孤寒,在一片独属于自己的天地间或沉思,或冥想,人生在起承转合间完成了一场从繁华走向沉静的旅程。静心观世界,才知孑然一身的潇洒与畅快。四千里外长安,十一度春秋,潇湘路……这只是开始,并非结束,后面等待他的还有柳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