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守夜之思


张璐璐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2日  来源:

  夏雨过后的夜晚,凉爽的清风伴着蝉鸣蛙叫吹进了孩子安然的梦。老人的蒲扇渐渐停落在胸前,鼾声渐起。

  人家窗户里的灯隔三岔五地灭了,慢慢地,人们安详的睡眠轻柔地拍打着月亮,月也仿佛睡着了一般,柔和地卧在空中。

  眺望远处,城市的霓虹灯还没有完全落下,白天的繁华在夜幕中仍可寻见踪迹。

  稍远处新起的大楼经过一整天奋力地长高,也进入了休眠,只有吊车长臂上的小旗还没睡,调皮地在月光下卖力招手。

  看楼下街旁,树叶经过一天的曝晒,掸打着金黄配嫩绿的衣服,憧憬着在明早第一抹阳光照来时,能做树丛中最光鲜亮丽的那一片。

  “嗡……”一辆汽车飞驰而过,车里可能是从远方赶回家的人。家里或许有盼儿早回的慈母,或许有望眼欲穿的妻儿,他定归心似箭。

  岗亭里的门卫偶尔咳嗽两声,在屋外转转。他心中或许想着白天回家时孙儿甜甜的笑,又或许回忆着过去的光辉岁月。这时,院子里大概飞奔过一只猫儿,发出了些响动,他便警觉地快步走去查看。

  门卫看守的院子里,几间办公室还亮着灯,这便是我们的黄河防汛值班室。黄河情势凶猛,看到这几处守夜的灯光,心便安然了很多。

  不禁想象黄河在这静谧的夜空下,如何的汹涌而来,奔腾而去。它定翻滚着自己那健硕的龙躯,蜿蜒曲折,奔流于万山丛中,仿佛由天上流来,又仿佛流向天外。

  伺候这滚滚黄水的,都是见过世面的堤防,迎接这惊涛骇浪的,都是最沉稳的坝岸。在万里长空下,任凭河水撒欢高歌,它们镇静自若,也因有守夜巡查的“黄河卫士”们为它们撑腰。

  河水高歌劲舞,但夜晚的泥土是安静的,那是小生灵们狂欢的天地。水蛇在水尺旁跳起钢管舞,蚱蜢不甘寂寞地跳跃,鱼蛙叫,蚊萤笑,薮螽斯和螳螂捕虫忙,它们并不了解自己正在险境之上愉悦。反正会有一群拿着手电筒的人,为它们守卫好大自然的一切,它们只管享受着这美好的夏夜便是。说到这,果然远处一束灯光渐渐逼近,是他们来查勘河势了。蚊子商量,今天我还要亲他们一口。水蛇说,今天我还要捉迷藏吓他们一跳。蛙虫都纷纷表示,今天要扑过去,好好与他们开个玩笑。

  就这样,我们的“黄河卫士”受到了小生灵们的“热情接待”,但是却来不及与它们斗智斗勇,水情河势关系到两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精确查勘才是他们的要务。“嗖啦嗖啦”,穿着救生衣,在湿漉漉的空气里,甩着黏糊糊的臂膀,带着一身热情蚊虫叮的包以及调皮水生灵“捉迷藏”的惊魂未定,壮士们深一脚浅一脚,继续向远处走。

  思绪回来,街上彻底安静下来,风把小树叶和小旗子安抚睡着后,自己也睡了,任凭夏季的燥热再次袭来。居民人家的屋里,偶尔有小蚊子形单影只“嘤嘤”飞进窗户,也被空调的阵阵凉风吓得藏了起来。熟睡的孩子嘴角微扬,怕是梦见了因为守黄河而几天没回家的爸爸。

  回到夜半的办公大院,真静。值班室守夜的灯依然让人心安的亮着。值班人员各个枕戈待旦,毫不懈怠。电话骤然响起。黄河浪奔腾涛涌的交响乐渐渐升起。水情流量在一瞬间便得到最精确清晰的传达。传真机也坐不住了,“滋啦啦滋啦啦”着急地吐出了实时情况。

  黄河拉开了一张弥天帷幕,舞台上的人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