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一篮子鸟鸣


董改正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2日  来源:

  老屋有一个院子,院子里有许多树,树叶一到春三月就密密匝匝的,叶尖上垂着的露水看上去是绿色的,无数的叶尖上都垂着这样的露水,一排排一层层的,让人担忧不断流失的绿液会让叶子惨白起来——可滑下来,却是晶莹的,并且带着一刹那的天光云影。

  有许多许多的鸟在树丛间叫,它们的叫声互相碰撞着,就像炒豆子似的。它们上蹿下跳左顾右盼,叫声就像被它们扔过来丢过去似的,我常常就怀疑挂在树下的篮子里,会接满它们失手落下的叫声。我不知道叫声是个什么样子,只是想当然认为像小银鱼,一蹦而起,头尾朝下,腰弓朝上。

  这样的叫声,在我的想象中装满了一篮子又一篮子,装了一个又一个春天。在我没有进入生活腹地的那些年,那个篮子一直挂在我的记忆里,虽然童年已逝,故乡已杳,那一条条跳起来的银白色的鸟叫,总是让我担心掉到地上,沾了草屑。后来我四处奔走,我乘飞机坐高铁、乘公交坐地铁,我穿行在繁密的生活丛林里,数以十年计地忘记了那只篮子,忘记在了数据和意志控制的城市铁律外,还有春色如许。

  那一天,无意间看到一个极为耽美的画面,一只篮子挂在一盆绿萝下,一只鸟抓着绿萝盆沿,撅尾耸颈地歌唱,下面是几个字:一篮啁啾送给你。那个春风里的篮子,又蓦然在我的眼前心上,悠悠起来。那一条条银鱼,又争相蹦跳着弓起,再纷纷落下。有些寂寞的美好。想起艾略特“四月是残忍的月份”,一时间有些领悟。很多诗歌,很多当时迷迷瞪瞪的印象,会伏在记忆的深处,会在某一个场景、某一种声音、某一种气息的触发下,倏然现身,恍若了然。

  童年的乡居生活是我一辈子回望的山河岁月,它神秘的滋养或治疗,悄无声息,就像此刻,我荒芜的心境里,忽然就有了院子,有了那些大树,大树下的篮子,还有不小心落入篮子里的鸟鸣。是的,在满眼的绿光里,在寂静的院子里,在大人各自忙着的上午,一个孩子的世界多么宁静,有各种各样的神在宁静里,多么丰富!他什么都能感受到,云影天光,神秘的动静,银鱼样的鸟声……

  我把这样的篮子挂在心上,我喜欢它银白色的跳跃,恍惚、深沉、水墨般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