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充满“仪式感”的家风


王世虎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2日  来源:

  现年76岁的冯骥才是我国当代著名作家、文学家、艺术家和画家,虽然早就过了退休的年纪,但是他一直是个大忙人。尤其是近年来,除了坚持写作和绘画之外,他把主要的精力都投身于中国的文化遗产和古村落保护工作,同时还要带研究生和博士生。熟悉冯骥才的人都知道,只要他人在天津,每周二和周六这两天下午5时之后,他是闭门不待客的。这是他给母亲预留的“专属亲子时间”,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雷打不动。

  每次冯骥才去见母亲之前,年逾百岁的冯母必定会提前梳妆打扮,洗脸擦油,拢拢头发,有时还会穿上箱底珍藏的旗袍,满心欢喜地等候儿子。因为母亲知道心爱的儿子要来,她希望通过这种充满“仪式感”的亲情会面方式,把自己最佳的状态、最好的面貌呈现给儿子,让儿子觉得母亲还很健康、很精神,工作时能全身心投入,所以每次的相处时光,都洋溢着无尽的温馨和快乐,冯骥才都是乘兴而来、尽兴而返。

  从小到大,每个本命年,冯母都会亲手为儿女们扎红腰带。在中国古老的传统中,本命年又称“槛儿年”,扎红就是顺顺当当“过槛儿”,寄寓着避邪趋吉的心愿。冯骥才至今还清晰地记得,自己72岁那年,母亲已经98岁高龄了,却依旧信守承诺,一进入腊月就提前准备好了红腰带。除夕这天,当母亲从柜子里拿出折得分外齐整的布腰带时,冯骥才惊讶地发现:母亲竟然还亲手在上面绣了“马年大吉”四个字。冯骥才知道,母亲眼睛的玻璃体有点小问题,然而她却执意要把最美好的祝愿和爱绣入保佑孩子平安的红腰带里!

  每次扎红时,冯母都十分认真:她先是两手执带,轻轻绕过儿子的腰;接着小心翼翼地调整带面,把正面朝外;然后把带子两端汇集到腰前正中,稍用力拉紧拉直;最后结扣时,更是特意结得像蝴蝶结那样好看,并把带端的字露在表面。母亲做得一丝不苟,满脸虔诚。这种庄重的“仪式感”让冯骥才真实地感受到这一古老风俗对生命的敬畏,还有世世代代对传衍的郑重。

  冯母的良苦用心,让冯骥才感动的同时,也对亲情和孝道有了更深的理解。

  每年春节给母亲拜年,冯骥才对年货都会非常重视和用心。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备足八样传统年货:玉丰泰的绒头花、正兴德的茉莉茶、宁波的年糕、津地吊钱、漳州水仙等。在冯骥才看来,自己置办的不是年货,而是一种充满“仪式感”的春节习俗和年的味道。冯骥才给晚辈做了表率,把亲情的温暖和“百善孝为先”的家风传承了下去。

  一般的短途出差,冯骥才都不会告诉母亲,以免老人家担心和惦记。他说:“我必须要给母亲安全感,让她知道,儿子能随叫随到。”而如果是远途出差,不能及时去看望母亲,冯骥才会每天往家打好几个电话,就像乖巧听话的小学生一样,及时向家长汇报自己的行踪和情况,让母亲心安。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提到母亲,冯骥才的表情就会变得十分柔和。他的手机里,存了母亲很多生活照,有的笑容温暖,有的端庄清雅,有的眼神清澈,每当累了、困了,就拿出来看一眼。冯骥才常动情地对人说:“现在,母亲是我的女儿!母亲老了,我要把她当做女儿一样爱惜她,搁在手心里,保护她……”那份默默地温情和孝道,足以温暖整个世界。

  仪式感是什么?《小王子》里面的狐狸说:“它使某个日子区别其他日子,使某一时刻不同于其他时刻。”

  亲情需要“仪式感”,不是矫情,更不是作秀,而是为爱加温,为幸福加码,让情感更加丰富,让亲情更加浓厚。冯母充满“仪式感”的家风教育,不仅让家庭多了一个至真至诚、善良感恩的孝子,也让国家多了一个博学多才、德艺双馨的赤子。

  给家风传承增加一些“仪式感”,才能打开我们的心灵之窗,对身边的一切事物怀着感恩之心和尊敬之情,在繁杂里照见简单,在世俗中照见禅意,让物质更加充沛,让精神更加丰盈。这不仅是每个人的向往,也是整个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