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凉州,驿路梨花开暖你的名字


梅里·雪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7日  来源:

  凉州的四月是梨花开出来的。

  金色大道沿线,一大片,一大片,开得清透明亮,似雪,如云。仿佛塞外的阳光,祁连的雪,都住在了花瓣里。蛰了一冬的人们都来踏春、踩青,一时春风十里,花香浩荡,凉州四月,鸟语清浅,人声热烈。此时梨花节也赶着趟儿来了。

  花田百亩,我数不清它们的繁华与热烈。一路走,一路数,数到八九十枝花就走进了书画摄影里。

  书中有大雪压枝的红尘。

  你看,城里城外梨花白,梨花素,人也染上了花儿的雅致,话语轻柔了,笑也甜软了,相扶相携踏青、郊游,把熬了一冬的寒凉用浓浓的春意翻过去,这尘世上的日月需要盛大、洁净的一场花事来安抚人心。

  日子需要温暖,需要花开,梨花带着暖暖的气息入住凉州。

  书中有花间过往。梨花还没有褪尽冬的颜色,冷里淬过火的花瓣,用一尘不染的素心,喊醒一季春天,凉州抖落一身雪,伸伸柳腰,坐在光阴的清欢里,任时光越来越暖,越来越深,深到牡丹樱桃红破。

  书中还应有千里斜阳,荷锄而归的人,走出花田,相逢小径,

  两颗深情的心相视一笑,你赠我洁白,我送你红颜低眉的春色,所有草木花事都在向晚的黄昏里摇曳多姿起来。

  画中有书生铺开的宣纸,白梨花总不能把白渲染给白吧,那就用淡墨画意境,就像网络红人——树人,他的画幅中,梨树下一定会有一香案,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青衫书生握一本梨花带雨的诗卷陶醉在花树下。

  摄影时见过图片的,去年举行过“凉州皇冠梨”摄影大赛,我喜欢那幅“缥缈梨花入梦云”的图片。梨花烟阵,云水微茫,独自徜徉的女子在梨林的烟雨深处,似疏远了尘嚣,一条飘动的红丝巾点破素色。图片呈现的凉州春天正如沾了杏花烟雨的江南。

  更有一种细雨霏霏的忧伤诗情弥漫在画面中。孤独、寂寞、凄清的女子,那绰绰人影衣香在为谁等待?或是暗自垂泪?一颗相思的心相映如雪,你来或者去,一地的碎就是雨淋风落的花瓣,谁替她捡拾起凋零的青春?

  徘徊的人,只是这烟雨红尘千万不要绝了心期啊,一季梨花不是又开了吗?不说诗书画,凉州的诗词画才层出不穷,多如梨花,吟诵风雅之事就留给他们吧,走进梨园,我就应该去看看俗世百姓的庸常生活。

  高坝镇的蜻蜓村里,农人正在忙着修枝、剪叶、提线,为挂果做准备,收获有期盼,劳作不觉累,一对农人轻声慢语,手中的剪刀、架杆、尼龙绳不时交叉传递,梨枝举着繁花仰向瓦蓝的天空,日子在抬起的希望里,安稳的人心便也笑意盈盈起来。

  花田自是凉州人的好去处。三五意气中人,行拳猜令,对酒当歌,一时江湖风起云涌,那皇台酒业的“梅兰竹菊”四君子不一会儿就卧在花荫下。

  我在想,某些梨花就是被划拳猜令声喊醒的吧,它一醒来就撩拨着凉州城的暖烈。

  不喝酒也可小酌。曾经前秦后凉之人,译经弘法的鸠摩罗什,就以酌水,酌茶,酌自然,酌禅意闻名古凉州十六七年。你看,侍弄梨树的老人,荷锄一歇,摘草帽,蹴树根,啜饮一碗水,无豪迈,也无悲喜,光阴只留平静,正如花开花落。

  天朗气清,观赏梨花而来的人们,在梨树行道间铺开准备好的单子、坐垫,或坐,或躺,闲谈桑麻,酌茗小叙,花落杯间,不急饮,与众分享落花惠顾的自豪,完了花与茶一起品尝,喜上眉梢。自有人总结:对花弄影,小酌清欢。

  花与人陶然共饮,花印人心,凉州真不凉也。

  最美要数梨花落。碎花片打着旋儿,徐徐落下,每瓣落下都是一阙《凉州词》。落在游人发上是《催雪》,落在唇上是《点绛唇》,落在眼眸是《相见欢》,落在身上就是《暗香》。在词人笔下,她们有着落花无言化春泥的寂然之美。

  花悄然隐去,寂寂无痕,似你喜爱的花仙子翩然而逝,往事清凉去,化作泥尘护了根,暖了凉州大地。

  绕在核桃园的花树丛中,几分惬意,几分微醺,几分悠然散淡,看丽人如花,在一排排的花树下赏花留影,醉了花一样的流年。深树中传来数声鸟鸣,凉州的春天被叫喊得越来越明朗,越来越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