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咖 啡


曲令敏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7日  来源:

  此生选择了写作,虽不成气候,也乐在其中。

  我不知道别人在困意袭来时怎样抵挡,饮茶、抽烟、喝酒,还是游泳、跑步、去健身房?在小报做了多年编辑,任务压头的日子,我曾经大杯喝绿茶,嫩叶纤细的雨前茶不够劲,信阳毛尖我偏爱叶子大日照充足的夏茶。喝久了,也不知是静电吸尘影响了呼吸道,还是绿茶太浓刺激喉咙,每天值完夜班,喉咙里都会起一层粒状小疱儿,刺痒得睡不成觉。

  之后,茶就换成了咖啡。

  喝绿茶是牛饮,换成咖啡,依旧牛饮,直到成了“咖啡控”。

  多年前,同事跟我说,她只要前一天喝咖啡写稿,第二天就完了,人像被榨干掏空了一样,废了。还好,我的身体还可以,只要接着喝,就不会出现疲态。

  人过半百,太阳就像皮球下山,眨眼就是一年。退休了,想写点自己愿意写的东西,精力和体力却一年不如一年。明明心中有,就是搬不到文档里。一大杯浓咖啡,也不能带来超过3个小时如有神助的清醒。

  更可惊惧的是花甲之年后,想要压榨自己也没多少汁水了。没有烦心事的日子,一杯浓咖啡,能让人精神饱满几个小时,文思虽不泉涌,尚能潺潺不绝。如果身体不适,或是被琐事碎片化,即便再浓的咖啡,也只是越喝越想睡觉。

  我喝了多年咖啡,却不懂它的妙处。除了提神,调节生活情调,激活人的创意,温暖人的愁肠,我也是最近才略有所知。早就听人说,星巴克的咖啡只不过是一种小资情调的热饮,并不精雅高端。可我第一次进星巴克,还是体验到了与平日牛饮的天壤之别。

  那是在苏州的金鸡湖畔,天有点凉,星星点点下着雨,儿子带我走进湖边的一间星巴克,要了两杯热咖啡。浓浓的香味,似有若无的音乐,墙上的花束,台角的绿色植物,相框里的咖啡豆挂画,还有一边喝咖啡一边敲打笔记本键盘的长发女子,那情调的确非同寻常。

  配送的点心并不新鲜,咖啡却让我陶然沉醉。被儿子用镜头捕捉住的那个瞬间,活脱就是刘姥姥吃茄鲞,惊喜、惊讶,手中转动着标志性的杯子,一脸幸福地傻笑。当然不全是为咖啡,更多是为儿子的暖心体贴。

  一杯普通的咖啡,就让我快乐得像个少年,不顾天凉风大,在湖边浅水池中的圆形栈石上跑来跑去,池水倒映着斜晖里的天光云影,美得像梦境!那一刻的绿树湖光碧苍苍在眼在心,此生难忘。

  真正喝到单品咖啡是在桂林,在与桂林日报社隔水相望的那家咖啡店。没有要到“肯尼亚”,求其次,儿子为我要了一杯“苏门答腊”。就在我被它恋口不去的醇香浓郁迷住的时候,儿子告诉我,这不过是手冲咖啡中一般的品类。

  作为三大饮料之一的咖啡,对于我,还是太陌生了。

  也就在那天,我从儿子口中粗略地知道了咖啡的世界分布,知道了埃塞俄比亚西南部山区那片古老的原始森林,那里生长着八九米高的大树,树上寄生着湿漉漉的蕨苔,树下灌丛藤蔓丛生,背阴,潮湿,恒温,野生着几千个品种的咖啡树,是阿拉比卡品牌的原生地。现今世界上热卖的咖啡,80%是罗布斯塔系列的速溶咖啡,是可以批量生产的大众品牌。阿拉比卡单品系列只占市场份额的20%,就在这20%中,真正的精品咖啡还不到4%。产地的海拔、土壤、温湿度,当年的气候状况,都会影响到咖啡豆的质量。即便是千挑万选得到了豆粒饱满圆润、成熟度和色泽无可挑剔的好豆子,还得有顶尖的烘焙师、高端的咖啡师、一流的品鉴师通力合作,方可让一款咖啡脱颖而出,从此有了自己的名号。在这个细致而漫长的过程中,稍有闪失,前功尽弃!而今,精品咖啡中的新王者是以埃塞俄比亚西南部的瑰夏山命名的瑰夏,因为拿了太多次冠军。如今的世界咖啡冲泡比赛,前六名无一例外都会使用瑰夏,所以大家呼吁,给别的豆子一次机会,不能让瑰夏独占鳌头……

  咖啡是舶来品,但我最早喝到的却是海南出产的咖啡粉,自己拿烧开水的壶在做饭的煤炉上煮,满屋弥漫着咖啡香。煮出来加白糖当茶喝,还请同事来家里品尝。有同事喝过之后念念不忘,这让我很是得意。现在国内量大质优的咖啡不出在海南而出在云南,种植面积大,质量上乘,是一种小粒咖啡豆,已经成为雀巢咖啡在国内最大的豆子供应基地。

  让我备感幸福的是,由于儿子的喜爱,如今我在家里也能喝到单品咖啡。手摇咖啡磨、手冲咖啡壶、陶瓷咖啡杯、法兰绒咖啡滤斗,一应齐备。每天早饭后,我烧好水,他开始磨豆子,装在筛粉器中称量,然后测准水温,用细嘴水壶悉心冲泡。对于我这个咖啡盲来说,闻干香,看鼓包儿,观赏极具仪式感的过程就是一种享受。

  耶加雪菲、曼特宁、哥伦比亚惠兰·大岩石、巴西圣安东尼奥巧克拉、肯尼亚,一款一款轮换着冲,让我大饱了眼福和口福。其实,我着迷的不是儿子津津乐道的咖啡品性和传说,而是他的专注,他由衷的快乐。从小到大,学业压力、青春期的叛逆、度日如年的煎熬,终于成为化米成酒可谈可说的往事,我与他,在一杯杯风味独特的咖啡里,心无芥蒂,言笑晏晏……

  儿子的手冲咖啡,苦、酸、涩,尔后是果香、花香、草木香,还有咖啡豆原产地的尘土味、季风味、碎石味,偏偏少了我曾经习以为常的浓郁的咖啡味。

  孩子上班去了,我拉开窗帘,坐在电脑桌前,心清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