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千年药乡的救命草


李晓明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7日  来源:

  俗话说:“陇西两大宝,黄芪党参救命草。”

  读到救命草,我顿时绪纷飞。儿时家境贫寒,粮食缺少,时常饥肠辘辘。后来,分地到户,金灿苞谷殷红高粱雪白洋芋便成主食,又有小麦加果蔬,生活一天比一天好。

 

  黄芪,豆科物种,很早就有神仙草的美誉。黄芪具补气固表、利水退肿、托毒排脓、生肌等功效,被我国古代医师采用。陶弘景《本草经集注》载:“(黄芪)第一出陇西、洮阳,色黄白甜美,今亦难得。”

  诗意地栖居,是人、物、禽、兽对生存之地理想化的追求。陇西,地阴湿,地肥土疏,自然成为黄芪这一多年生草本豆科植物最佳蜗居之所。阳气上升的三月,黄芪便和其他物种一样,从根部狠力破土挤出一撮嫩芽,伴随春风春阳的抚摸、春气春雨的滋润,伸茎展叶,绽花结果。其茎淡绿直立分枝,其叶浅绿奇数羽状复叶互生;立夏后渐渐花开,总状花序腋生,花萼钟形,花冠蝶形,色淡黄;立秋后结果,其果肾形,黑色;白露成霜时,地上的茎秆完成一轮生命的繁华之后,最终归隐干枯。这便是一个大地物种的一生。

  伴随着时令的起承转合,黄芪将岁岁希冀通过茎秆,输入到深藏泥土的根部。就这样,年复一年,多年的期望最终变为圆柱般淡黄的根基。这正如一户漂泊多年的人家,最终落户大地一隅,渐次壮大,成为一个村落。故而,黄芪的根,是饱尝多年风霜雪雨的根,是汲取数年大地养分的根。

  黄芪,古称黄耆。药师李时珍说:“黄耆色黄为补药之长。”《药性论》称王孙,便可知其秉性了。

  黄芪,打诞生的第一天起,便有着一个亘古不变扎根大地某处的打算。起初为普通的草,之后成陇西人的“救命草”,最终成为我国中草药中必不可少的一味草药。《汤液本草》记载:“黄芪,治气虚盗汗并自汗,即皮表之药,又治肤痛,则表药可知。又治咯血,柔脾胃,是为中州药也。又治伤寒尺脉不至,又补肾脏元气,为里药。是上中下内外三焦之药。”

  依我看,黄芪根部秉性中最具生命哲学意义的在于“长”字,这“长”含有“耐心、舒缓、沉稳、淡定”之禅意。其根部的“长”之秉性,便是多年来对大地地气的蕴藏、对日月轮回之光的收藏,更是一点一滴地收纳、积攒、汇聚。故而,其作为一味草药,在蒸煮中将根内蕴含的精华和水融为一体成为药水。

  黄芪以其舒缓散漫的性情,慢慢地渗透病人肌肤,进入五脏,浸入骨血,升清气降浊气,让一个病恹恹者逐渐恢复健康。

  黄芪,采挖其根,至少4年。4年,不长也不短,在4年中坚守一个希望,你有多大的耐心?

  陇西被誉为我国“千年药乡”,我想陇西的人们和黄芪一样,他们的生存哲学很简单,坚守人性中的真善,坚守一个“长”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