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河津人家


李立欣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7日  来源:

  河津本来算不上富裕,北边是山,南面是庄稼,山上虽然有“河津炭”,也挖不了多少,就是挖了也运不出去,卖不了多少钱。那玩意曾是做饭、取暖用的,生不出几个钱。

  西边是大河,那条河可不得了,中国人习惯称之为母亲河。

  土黄色的黄河水从北山那狭窄的石头间流出来,憋足了劲,终于在河津这个地方一泻千里,那山口就是龙门,鲤鱼在此跃了几千年,美丽的传说让国人的思绪一代一代生出几多幻觉……

  河岸上是黄土高坡,是绿野平畴,在那厚厚的黄土上,繁衍着世世代代的河津人。

  河津人有黄土气。勤劳、勇敢、争强、好胜,是当地人鲜明的性格特点,是一方水土里的精气神。

  农耕时代,河津的男人面朝黄土背朝天,安居乐业,尚耕读传家,好手艺谋生。君不见,东乡烧砖瓦,形如流线,青如天蓝,声若玉磬,质如石坚,如老夫铮铮铁骨。君不见,西乡有大匠,身手敏捷,眼到为尺,胸藏奇巧,手出精湛,所造华屋檐飞流彩,脊生祥云,满堂生辉。其工匠精神、行业品质,无不透射着河津人重名头、好面子的性格。

  农耕文化弥久之地,哺育了一代代鸿儒圣贤。曾经的龙门通化一门出三王(隋末唐初的王通、其弟王绩、其孙王勃),盛名耀古今,成为政教、学理、诗歌领域的旷世翘楚。这里不仅有农耕文明的熠熠光辉,更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千古绝唱。因此,河津人的气宇里有着儒士的清高,有着文人的达观,眉宇间闪烁的是审时度势的人生智慧。

  读圣贤书,学六类艺。河津人善书者众,乐丝竹者盛。农闲时节,儿婚女嫁,朱红楹联内容喜庆,斗大文字笔下生花,那书法,那墨韵,透兴致,显功力。巷子里,村舍间,平时捉犁弄耙的粗糙大手,拿起胡琴、捏住笛子就是一出蒲剧,移指换把,指法老到,一回一张游刃有余,流淌出的悠扬与激情尽在仰头晃脑间。那是土地与大河的画外音,令世代河津人为之痴迷。河津剧团有官方的,有民间的,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民众对戏曲教化津津乐道,对大音唱腔情有独钟,对激情婉转的旋律如醉如痴。再穷也爱看戏,再穷也得唱戏,戏已融入河津人的血脉里,戏让剽悍粗犷的河津人有了温婉的一面。

  河津人爱热闹,好面子。你娃结婚八十桌,我娃就得一百桌;你家过事“阿诗玛”,我家就敢“大中华”。事情要红火,气氛要热闹,要的就是人多,要的就是派头。河津人说:“穷年不穷节,关键时候不掉链子,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河津人爱“立会子”,善结义,只要脾气相投,性情不差,民间盛行“结拜风”。男子年列其序,称兄道弟,女子互为干姊妹,图的是抱团取暖,仗的是做人义气。曾经村与村互结“亲戚村”,遇难相帮,喜庆相贺,颇有河津味。在社会上,除了“同学会”,还有“老人会”“娃娃会”,让你想单也难。对于河津人,忠孝是最大的面子,不管娶还是嫁,“新婚正吉日月圆花好,嘉礼慰先君福泽绵长”。河津人仰祖先,敬长辈,乡间礼数繁多,尊老施孝是祥和的民风,是做人的道德共识。

  我问过一些河津人,他们自我性格认知的一个共性就是“莽”。这个字,有三个意思:一是有冲劲,勇敢。二是有憨气,简单。三是有倔劲,牛头。遇到事情,究死理,不服输,爱瞪眼睛,爱高声理论,你要想改变他,恐怕牵上几头牛也不容易。逼到着急处,他还没了与你理论的耐心,常常拳头一握,横着膀子就把袄脱,鲁莽勇夫的性格让你觉得可气又可笑。

  “莽”的另一个性格特点就是胆大,就是敢想敢干。曾几何时,改革的春风细雨一夜间吹进龙门,滋润着这片干渴的土地。北山的“河津炭”如黑金涌出,河岸的大型国企落地生根,电解铝、焦煤产业如火如荼,河津人几年光景把几辈子的钱都挣了回来。人才涌入,经济兴盛,带来的是区域文明的整体升级。以前的小县城身子一摇,楼高了,路宽了,老百姓腰板硬了,于是乎,砸出银子生金子,河津人的底气足了。河津人以前举拳头,现在是手里掂金砖头,见山打洞,遇水搭桥,横刀立马,所向披靡,凭的就是骨子里的豪气。

  有人说河津人“蛮”,其实,所谓的“蛮”不是不讲理,是究死理。因为究死理,所以较真,不妥协。然而,不妥协不代表不善良。那些善体现在乡间的教化与规矩中。比如,挑担剃头的、瞎子说书的,过河搭船不收钱;路人渴了,给一碗水,天理人道;麦天,不挡拾麦者,收麦时有意撒一点也算是心有柔软。这些虽是旧俗,但有默化之功。

  河津的女人比起男人多了一份水性,那水性来自大河的气场,有水的柔顺,有水的力量,体现在性格上,就是顾家吃苦,会过日子,豁达会事,手巧善工。河津女人锅头上的功夫好,馍馍蒸得好,家常饭不含糊,午饭一剂子面,是河津人最过瘾的口福。家里来了客人,女人锅头一搭,不是油饼,就是油旋,或者搓一钵“麻食”,弄一顿“坐碗子”,让人肚子滋润之后体会好客的春风。

  汾河是山西的母亲河,一条蜿蜒千里的大河支脉在河津这块土地上并入浩浩汤汤的大动脉,她将河津分为南北,一边是汾南,一边是汾北。农耕文化盛于汾北,人们的性格温良谦恭。因此,在民众的潜意识里,汾南人看不惯汾北的粗野与愣头,汾北人也看不上汾南人的拐弯曲折。十里不同俗,一条汾河多年来让河津人在性格上与风俗上具有了鲜明而有趣的多样性。

  “高”与“大”,不一定就是“上”。前些年,河津人虽然有了钱,楼房盖高了,街道修宽了,什么都追求大,甚至好大喜功,但发展的境界不高,脱不了暴发户的形象。如今随着产业政策和方向的调整,已好了很多。

  一方水土,一座小城,尽管风风火火几十年,但真正沉淀下来的还是一方人身上的性格特点。

  河上春风又起,龙门壮阔依然,此地上风上水,物华天宝,不知又能给人以怎样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