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鲁迅的除夕


尧阳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3日  来源:

  过一个年,生命就要老去一岁,这对鲁迅先生也不例外。从文学史上看鲁迅最后十年的文学活动,我们会看到,上海,是鲁迅思想和艺术生命的最后根据地。在《花边文学》一书里,就收入了鲁迅先生的《过年》一文,虽然署名为张承禄,但我们依然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冷峻的文风,以及对事物尖锐清晰的剖析。那一年,鲁迅先生已经53岁了,离他生命的终点已不遥远。

  《过年》一文,呈现的场景是上海的旧历年。最初发表于1934年2月17日的《申报·自由谈》。鲁迅先生在文中说,虽过年而不停刊的报章上,也已经有了感慨;但是,感慨而已,到底胜不过事实。有些英雄的作家,也曾经叫人终年奋发,悲愤,纪念。但是,叫而已矣,到底也胜不过事实。中国可哀的纪念太多了,这照例至少应该沉默;可喜的纪念也不算少,然而又怕有“反动分子乘机捣乱”,所以大家的高兴也不能发扬。几经防遏,几经淘汰,什么佳节都被绞死,于是就觉得只有这仅存残喘的“废历”或“古历”还是自家的东西,更加可爱了。

  以上文字里,我们读不出平常人对过年的盼望和喜庆,相反,鲁迅的文字里,依然有很强的指向性。鲁迅曾经说:“舍间是向不过年的,无论新旧。”可见鲁迅先生对过年这一除旧迎新的节日,表现并不怎么热情,相反还有点冷漠。他还说:“过年本来没什么深意义,随便哪天都好。”可见,鲁迅先生对春节这一习俗,并没有和常人一样,表现出太多的欢欣。

  春节,就是一个关口,意味着旧年的结束、新年的到来。回顾过去的一年,许多人都要回首一番,在这一点上,鲁迅先生和我们大家一样,也要做一个总结,不同的是,他是一位作家,他的职业是写作和读书。鲁迅先生过年有一个习惯,就是要翻翻自己编写和阅读的书籍,以此回想一年来做了哪些事,并对自己喜爱的书,加以评判。由此,我们知道,鲁迅先生的读书生活是十分丰富的,他不仅博览群书,而且也舍得花大价钱买书。在《鲁迅日记》里,我们可以看到他购书和逛书店的记述。有专家说,从1912年开始至1936年他在上海逝世为止,20多年间,他购书的热忱一直不改,且都要以一篇书账来结束自己一年的读书生活。这样的爱书和读书,真令人敬佩。

  新春佳节,多数人都要走亲访友、聚餐欢庆,但鲁迅先生却在过年间隙抓紧时间学习,并在除夕之夜,整理自己的旧稿。1925年的除夕夜,他整理编辑了《华盖集》;1933年的除夕夜,编辑了《南腔北调集》;1934年的除夕夜,他一反过去的习惯,没有整理自己的旧作,而是翻译了西班牙作家巴洛哈的《少年别》;1935年的除夕夜,他编辑了自己的另外两本书,并把书名定为《且介亭杂文》和《且介亭杂文二集》。

  除了这些工作,他还要整理和结算书账,算算自己一年来买书花了多少钱。他的夫人许广平也说:“我们无所谓元旦,也无所谓节日的,总是随随便便地度过。”

  尽管如此,晚年的鲁迅,明显对过年有了更多的热情。他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个春节,不仅买了花炮放了,而且带海婴在梁园邀请萧军和黄源等十几个人吃了饭。可见,在最后的时光里,春节的气氛慢慢感染着鲁迅,也慢慢改变着他的某些观点。可惜的是,1936年的春节,是鲁迅在世的最后一个春节。当他仰望灿烂的烟花时,可能还不知道这是自己过的最后一个年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鲁迅那一刻的心境,一定是欢乐和充实的。